Li Li0

在大西洋岸边,或对话

不是我进入你,是十字军在东征

不是颠晃起伏。是顺应,改变,改变思维模式

不是嘴对着嘴

是尊重,理解,交流,合作,发展

不是抽蓄,呻吟

是“911事件”,战争!

不是舔和摸,是多样性,多元化。是市场

让我继续骑在你身上?

为何不追求更多的人权,更多的公正,更多的尊严?

不是性高潮。不,不是。是全球化浪潮!

不是身体卷成了问号

是解体,发现:不可一致,无法和谐

让我们再紧抱在一起吧

让厌倦再次变成欲望的福音,同一个梦,同……

 

二万户里的朱丽叶

——给XD

苏俄建筑。二层。厕所散发着共产主义的气息

我,一个16岁的少年,久久地站在外面

用普希金诗的激情打量二楼一盏中秋月般的窗口

我所有的幻想和幸福就躲在窗帘的背后

我知道你,我的瓜子脸的朱丽叶,正从窗帘背后

看我:一座冷风中向内喷射的火山

但你没有露面——你被孔孟的传统死死地绑着

“你看也没用,你爸已为你安排好了你的爱情!”

我们没死。就像这里许多壮志未酬的山水画

许多年后我们在黄埔江边见面,并惊讶的发现

那时我俩在外滩紧贴着脸一起凝望的货船

还在航行。在同样黄的江面。尽管身上刷了一层新漆

注:上世50年代,上海市政府新建了“二万户”住宅。“二万户”的房子是一个牌号一排房子,有2层,分10个室号,楼下1-5室,楼上6-10室 。每个都有合用的煤气灶、厕所。

 

来源:智岚JASON视文采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