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ao8三月劈柴
让身体从麻木中苏醒
从窗外采购诡异的风声
好让四月开始哭泣。

五月,大地
展开它们的伤口
未来的一只红杏
从迷雾里翻过爱情的墙壁。

六月,诗人们伤透脑筋
没有一首诗能挣脱母语之根
被批评宠坏的寂静之声
突然像疯子,打破陶笛形状的瓶子。

七月的尾声,我诞生了
我像个人物,躺在时代的病床上
帝国主义包围了1968年炎热的夏天
我用一堆毛发树立自由这面惹祸的大旗。

八月,我和黑马河的儿子
相逢在排箫与竹笛的斯卡布罗集市
我从女巫师手里,接过一条名叫怀旧的恶狗
我还收养跳蚤、劣质洗面奶和回忆的浴巾。

九月,世界在变
树虫放屁,城市飘满精液的味道
我在苍蝇的粪便中分辨美食
油画可以下酒,但只能干嚼,像民脂民膏。

十月的影子有些模糊
我们只知道,光荣属于刘姓家族
世界文学的宝库中,他紧闭自己的牢门
我这个盗贼,和电波一起作恶。

十一月,我们即将死去
成为大地的化肥
富不过三代,穷也无非潦倒一生
河面上行走的,是我们昨天的幻影。

十二月,北风停止了哭泣
哀伤的鸟鸣终止于林海深处
我抵抗着我这一颗破碎的心
塞纳河把禹禹独行的人们吓了一跳。

说不尽一月的死寂。一个叫二月河的中国人
把帝王们的皮囊,翻了个引体向上
露出历史上丑陋的小脚
宫女们在女墙上吹箫,冻得紫蝴蝶哀嚎。

二月里来又是一股春风
我梦到我的世界里多了一张
熟悉的脸。年华从木纹里挤出一丝
笑容,我终于悟出莽汉诗学的空想之美。

(2014-5-29)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