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50733pubvp1
图1,获奖者高耀洁医生在2014年度刘宾雁良知奖颁奖仪式上致答谢词

(北明拍摄)

各位评委,各位来宾,大家好:

首先向大家致以谢意。

本人职业是个医生,救助病人是我的职责,十多年来我深入艾滋疫区做了一些工作,也掌握了一些疫情。但收获甚微,可谓杯水车薪。我对这次获奖,深感 惭愧。当我第一次得知获奖的消息时我就想让给真正有功勋的人,我和评委会有关人员说,让给别人吧。回答说:“您获奖是评选的结果,这可不是过家家说该就能 改 ”

1996年4月7日,在一次外院会诊中发现一个不能确定的病人,从病人的腹部紫色斑点上看,我怀疑是艾滋病。化验检查艾滋病病毒抗体强阳性,确诊 艾滋病。那时我深信政府宣传的艾滋病是性传播为主。病人巴某是一个42岁善良的农村妇女,艾滋病由哪里传播来的,首先想到她的丈夫,即让她丈夫抽血化验, 结果HIV抗体阴性,排除艾滋病。再让其家属8个人抽血检查,艾滋病抗体均为阴性。追寻病史,巴某在两年多前做妇科手术时输过血,而且是医院血库的血,我 意识到库血传播的艾滋病绝非她一例。报告河南省卫生厅,碰了个钉子,厅官说哪里有那么多艾滋病叫你看见。

我带着艾滋病传播途径的问号,深入农村,走了几十个村庄,就发现许多农户家中躺着1~3个艾滋病病人。这些人不但没有钱治病,而且连吃饭也很困难,在两千年初,我给他们带对症治疗的药物,每次到艾滋村都一抢而光。

下农村次数多了,发现更多问题。农村每个病人都有卖血史或输血史,血传播艾滋病的途径无疑了。从2000年以后,我已不再相信政府宣传艾滋病传播 的途径。同时武汉中南大学桂希恩教授也来到农村,他检查艾滋病病人的条件比我好。他做了统计,发现有卖血史的农民60%以上染有艾滋病,有的还没有发病, 而且发现夫妻一方有艾滋病,共同生活5~10年,感染率不到10%。因为中国艾滋病病毒与外国的种类不同,所以出现这个现像。

卖血感染艾滋病多是青壮年。他们死后,留下许多未成年的孩子。自2002年,我开始着手救助孤儿。这些孤儿人贩子都不领,怕传染艾滋病;其实卖血 前生的孩子没有艾滋病。我领了这些孩子,送给无子女的家庭,先后救出了164个孩子。2002年元月杜聪由香港进入河南,他是孙中山先生的旁系家属,他有 个智行基金会,十多年来救助了两万多孤儿,其中也有一些患有艾滋病的孤儿。

2008年8月28日,我最后一次下艾滋村。在2年前,我去过这个村,那时在农户家中躺着20个垂危的艾滋病人。这次去,只有一人还生存。原来他 是下煤矿的工人,身体很好,现在他下肢全是疮疡,他的右腿中趾已烂掉,他拄着双拐。我从兜里掏给他100元人民币,他说:“你老人家这么大年纪,挣点钱也 不容易,我不要。”我看他真心不要,我就跑,他在后边辇,他一直喊着,我不要,我不要;一直到大街上,我跑掉了,他没追上。

在工作中我发现病人无文化无知识喊不出来声音,于是我自费印刷宣传册1250多份;还有书籍《艾滋病性病防治》一书,先后印了39万多册,发往全国各地。

高耀洁:2014年度刘宾雁良知奖获奖答谢辞
图2:2014年度良知奖奖牌(北明拍摄)

十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向政府要过一分钱,完全是我用奖金稿费和我的积蓄支付的;先后花去一百多万元。这次获奖我仍然把奖金用在抗艾工作上。目前, 为了往纽约运书,已花去5000多美元运费。我还要继续往国内寄书,如果有精力,我还要继续写书,其目的是为艾滋病受害者喊冤。

谢谢大家!

2015年2月7日于纽约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