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7)2015-02-17

资料图片:广东维权人士王清营。(维权网)

去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的广州维权人士王清营,日前被曝光在狱中遭受非人虐待。周一,隋牧青律师再次会见王清营,曝光了其狱中受虐细节。隋牧青表示,将会控告虐待王清营的管教及看守所。王清营的妻子告诉本台,周三就是大年三十儿,但含冤入狱的丈夫饱受虐待,不可能像别家一样欢度春节,希望得到国际关注。

继上周三隋牧青律师会见“广州三君子”之一王清营,发现其在狱中遭受非人虐待后,周一,隋牧青再次成功会见王清营,随后发表长文,向外界详细披露了王清营受虐的细节。

隋牧青律师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王清营入狱后只能睡水泥地,以致腰椎时常疼痛难忍。监仓20余平米,通常关押20余人,拥挤不堪,且王清营被强迫负责监仓内最肮脏丶低下的工作——每日清洗厕所;他一直被非法剥夺通信权利,不允许写信,也没有任何书籍可读。这期间,王清营曾短暂绝食抗议两次,因抗议管教丶牢头欺压过甚而遭钉镣铐两次,一次3天,一次12天,遭受管教丶牢头狱霸辱骂和普通殴打则无以计数。目前,因居住环境及饮食条件恶劣,王清营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体毛变黄丶脚指变形丶脚掌时常流血,曾晕倒过4次,还曾因不醒人事被急救,但从未送医及体检,故暂不知晕倒原因。

隋牧青:“昨天会见过之后我和他们所方又交涉过一次,正式而具体的提出了要求,包括投诉宋定标虐待,要求改善待遇不能再睡水泥地,这些是我之前不知道的,我没有问他,他也没有讲,当时更多的提的是外面的东西。而这回就了解的很详细,那么我就明确提出要送书,他在里面被迫洗厕所等等。接下来我一方面要刑事控告宋定标,另外我下一次会见我要看看他们有没有改善,若没有改善,所方我也要控告。这种情况肯定不仅仅是一个宋定标所造成的,包括他们这个监所是所谓的模范看守所,说穿了就是特别听话丶管理特别严,并不是说他的模范是因为比较文明。”

隋牧青告诉记者,上周三的会见被管教宋定标强行非法终止后,第二天王清营被调换监仓,而当天宋还辱骂了王清营两次,之前宋也曾多次说过要“玩死你”,并威胁王清营敢按报警器就打死他。相信宋虐待王清营,是家人未曾贿赂丶打点所致。而王清营同仓很多人犯家属均打点过宋或其他监所干部,而不久前还有王清营同仓获释者致电王清营太太,暗示需打点管教。

隋牧青:“管教当然知道他是政治犯,这个管教有没有受人指使这个我不知道,个人估计看守所普遍通过虐待嫌疑人,来获取家属对他的打点和贿赂,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风气。”

今年32岁的王清营原在广东工业大学华立学院讲授经济学,是《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他自2013年起参与推进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今年6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与广东著名维权人士唐荆陵及袁新亭同案。

王清营的妻子曾洁珊周二告诉本台,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儿家家户户团圆之际,每逢佳节倍思亲,而这时又知悉了丈夫在狱中遭受非人虐待,更感心痛,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丈夫遭受的不公:“在春节里其他朋友都可以和家人团聚,但是我和我先生就没办法聚在一起,还是感到很伤感,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时候对他的思念比平常来的更加深的,也希望他可以熬过这一关,我知道他在里面状况也不好,身体和精神受到很大压迫。”

对此,海外维权网周二发表声明,对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及涉案管教予以强烈谴责,要求看守所立即停止一切对王清营的迫害行动,给予王清营以最基本的人道待遇。

(特约记者:忻霖;责编:胡汉强/申铧)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