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二十期:胡佳自由城禁闭

Share on Google+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六十二案(2008)

 

Hu Jia胡佳(1973年7月25日-),本名胡嘉,环境保护丶爱滋病防治丶人权活动家,自由撰稿人;因在海外发表文章和接受采访批评中国有关当局,2008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三年六个月。

 

从“自然之友”到“爱源汇”

胡佳於1973年出生在北京。由於父母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後分别被下放到河北丶甘肃及湖南等地区劳动改造而两地分居,胡佳由父亲抚养,直到1978年父母被平反後才得以一家团聚。

1996年,胡佳从求学的北京经济学院(现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资讯工程专业走入社会,加入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1996年7月到1997年7月间,他在北京电视台的环保节目《走进自然》担任编导。胡佳信仰佛教,曾三次赴青藏高原考察,1997年从藏区归来後正式皈依佛教。

1999年9月到2000年4月,胡佳担任香港“地球之友”驻北京代表。2000年春,胡佳创办志愿者网站藏羚网,宣传保护藏羚羊。因从事环保活动,他曾被《北京青年报》丶《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等官方媒体报导。

2000年6月,胡佳结识了“爱知行动”项目负责人万延海,开始关注中国爱滋病状况,其後数年更以志愿者的身份从事关怀爱滋病人的工作,因此多次受到北京和河南省政府机构刁难。

2001年9月,胡佳应邀到印度艾哈默德巴德(Ahmadabad)“环保教育中心”(Centre of Environmental Education),接受环境教育培训两个月。

2002年8至9月,万延海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拘押近一个月,胡佳临时担任“爱知行动”项目协调人。2002年9月,“爱知行动”在北京市工商部门注册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次年6月,应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邀请,胡佳作为执行所长赴美,进行爱滋病考察访问活动两个月。

2004年4月,胡佳与岑舒远丶曾金燕等在北京注册成立“北京爱源汇教育研究中心”,由志愿者从事爱滋病公益活动。从这年起,胡佳因从事关注爱滋病等维权活动和网路写作,多次被有关当局软禁丶拘押和强迫失踪。

2005年7月,胡佳与金燕登记结婚,次年初举行婚礼。

2006年1月29日,胡佳辞去在“爱源汇”的职务,以避免因当局对他的监控而株连“爱源汇”。

《自由城的囚徒》

2006年2月16日上午,胡佳在公安人员严密监控下“失踪”,引起了世界舆论和国际组织以至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的广泛关注,但警方和中国外交部丶卫生部等机构都否认关押或知道他的下落。直到3月28日中午,胡佳在失踪四十一天后获释。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是北京国保政治警察部门将他秘密拘禁。此後,胡佳因营救陈光诚和高智晟而长期被软禁在家,直至2007年2月,他在家中拍摄自己软禁生活和警方监控情况的视频证据,并由妻子曾金燕编辑成纪录片《自由城的囚徒》。

2007年3月,胡佳丶金燕夫妇获准短期出访香港,4月回到北京後不久再度被软禁在家。同年12月5日,胡佳丶金燕夫妇获法国“无国界记者”组织特颁的“中国奖”。当月27日,胡佳在其女儿胡谦慈刚刚满月之际,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次年1月29日正式逮捕。

2008年3月1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胡佳案进行了非公开的庭审。当天,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外记者会上被问及胡佳案时断言:

您所提到的个案问题,我明确地讲,中国是法治国家,这些问题都会依法加以处理。所谓在奥运会之前抓捕异见人士,纯属无中生有,完全是不存在的。

半个月後的4月3日,法院发布判决书认定:

胡嘉出於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满,於2006年8月至2007年10月间,先後以在互联网境外网站“博闻社”上发表文章丶接受境外媒体《希望之声》电话采访的方式,多次煽动他人推翻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胡嘉在发表的〈林牧老先生於今日下午14:00前後过世》丶〈郭飞雄和江伟与〈渖阳政坛地震》》丶〈一国无需两制》丶〈中共十七大之前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和〈国庆及十七大来临 警方连续侵犯公民权利》的文章中和接受媒体采访的谈话中造谣诽谤:“中国的人权灾难天天爆发”;“专制体制的生存之道无非是不断地『吃人』”,社会主义制度是“在专制体制的土壤上只生长着贪婪丶腐败丶滥权;凭空捏造所谓的『和谐社会』,然後再把大话丶空话丶套话丶费(废)话丶假话重复上千万遍,这完全是一剂毒药,执政党拿它来饮鸩止渴,再拉上整个社会大众殉葬”;胡嘉还煽动:“我们向这样一种专制的体制发起挑战。”……胡嘉的上述煽动性文章被境外多家网站链结和转载;采访录音资料被境外媒体制作成音频或整理成文字,以〈胡佳谈高律师被绑架前後的情况》丶〈向专制体制发起和平的挑战》为题,登载在《大纪元》等境外网站。……但公诉机关指控胡嘉将文章〈赶上民主列车时  东亚睡狮猛醒日》在互联网上发表一节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根据胡嘉的犯罪事实丶情节,且鉴於胡嘉在法庭审理中认罪丶悔罪,表示愿意接受法律制裁,依法可对其酌予从轻处罚。

因此判决:“胡嘉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因当局在私下已经说明不会改变判决,且胡佳认为政府与人民之间也应奉行奥运的“神圣休战”原则,希望不要因为自己的案件而影响到很多向往奥运的运动员,遂放弃上诉,於2008年5月7日被移送到天津潮白监狱服刑。他曾因抗议狱警对待犯人不公和有违人权的行径被单独关禁闭室和剥夺家属会见权利,同年10月10日又转到北京市大兴区的北京市监狱。胡佳患有肝硬化等慢性疾病,但因多年与警方冲突,妻子向监狱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均未获批准。

胡佳案受到国内外舆论以至各民主国家政府极大关注,国际笔会等人权团体一直将此案作为中国当局在奥运前违背其改善中国新闻自由等人权状况的典型案例;独立中文笔会则於2008年授予他荣誉会员称号。

2008年4月21日,巴黎市议会授予达赖喇嘛和胡佳“巴黎荣誉市民”称号;同年12月10日,欧洲议会授予他“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2009年5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明》中特别提到:

全球每个角落都有新闻工作者受到关押或遭到肆意骚扰:……这种令人不安的现实通过斯里兰卡的提塞纳亚伽姆以及中国的师涛和胡佳得到反映。

2011年6月26日,胡佳刑满释放,此後一直受警方严密监控,经常遭骚扰丶非法拘禁和暴力攻击。

 

参考资料:

  1. 赵颖华,《藏羚有个北京兄弟── 一位环保志愿者的理想生活》,《北京青年报》2001年2月18日。
  2. 孙丹平,《自然天使胡佳》,《北京青年报》2003年9月12日。
  3. 《维权人士胡佳判决书》,维权网2008年4月21日。
  4. 安德列,《人权活动者胡佳其人其事》,RFI华语网2008年10月10日。
  5. 万延海,《认识胡佳先生》,《美国之音》博客2011年6月21日。
  6. 李方,《北京胡佳──还在国保的“笼子”里挣扎》,《博讯》新闻网2012年9月21日。

来源:张裕:《从王实味到刘晓波: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

 

阅读次数:24,7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