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批自五年前的春晩,那些年春晚虽说大房为主,怎么也会上点三房七房的姨太小碟,哪怕是做个门面点下狐狸小媚,然今年春晚全然是掉色大房自拉自唱一整晩,本人斗胆相信这一次春夜泱泱十三亿无一男儿阴茎勃起更无一女高潮来临,这样的春晩直破天荒这一回。

——老酒题记

这春晚就象女人,一个女人既要有德性又不能不风情,一台春晚也是,年年一幅万古不流的面孔,这样的春晚怎么看怎么没女人味,看看格莱美和奥斯卡的颁奖典礼,那是世界级美色,再台湾和香港的文艺节目,那是东方之春色款点,再看我们的央视春晚,整台的恰似袁世凯乡土原配一个。八十年代前期,上海搞了个沪港台三地电视春节联欢,集海派的港式的台风的流款于一台,那风行之世先,那春款之软玉,那流行之创意,至今火爆在人们心底。

后来的好多年上海台和中央台春晚都是一个鲜活一个古板,一个风情一个死板,一个开风光色之先行一个如西北风土的老疙瘩掉渣。

这就象以前的大户人家,我们的央视多年来素以大房自居,既为大房,定是一幅风烛黄婆老态相,想当初袁世凯虽娶了九房姨太太,真正色艺俱佳并能倡导新学且身体力行献身献色者肯定不会是大房,那一身的妖魅九般的色掀定然非九姨太九九莫属。

你想她不是也得是,正襟危坐风水不流的一定是大房,熟读诗书守家如玉的定是三房,红楼虚设风月偷渡的准是五房,金瓶暗香肉蒲虚拟的便数七房,至于九房么,定然是颜色喷泻直逼老爷子九命犯上在即不让者。

我们的亿万臣民们,列为芸芸的看官们,各位父老兼乡亲们,别为难我们的央视大房。

想那次袁公奉老佛爷懿旨首创女校,可怜在当时极不开化的国度里,我们的袁公访遍津门细玉竟找不到一个愿献身女学的女子,无奈之下只得就地取色以自家的九房姨太太为实战对象,以自家厅堂为校址,袁公自任校长,九姨太刘氏为首席教务主任,鸣锣开课群芳吐艳之时,但见那刘九姨太一上课便搔首弄姿劲,讲的是人体素描,刘氏那顶风三十里之骚味,那迎风花枝摆之妖魅,直把在场的众姨太气的嘴歪鼻子扭弯了眼,但却把那袁大头惹的心里火火的板上痒痒的,忍无可忍之际冲冠一怒欲洪滔滔之时咱袁大帅终于按耐不住的以泰山压枝之势三下五除二十一的当即灭了九姨太,好一个袁公竟不解春洪,就在杯盘狼藉炉火正旺之时趁势挥师直取在场的另外八房家娇,不到一个时辰可怜九方姨太太一一春水无堵,悉数被咱袁大帅逐个擒拿归艳。

光阴冉冉岁月长流,想想过去看看现在,我们的央视春晚,老人家身为举国之大房,既不能失了身份又要强作欢颜,容易么人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