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聆听圣音

Share on Google+

寻着悠扬的唱诗旋律,我来到悉尼卫斯理传道中心中文堂:聆听圣音。

李牧师热情奔突的讲道凭视觉是一种血性渲染,现场人们包括我由衷的倾听来自各自的内心,彼此友爱真心呼唤四海之内真兄弟不为虚传,一个个表演真情投入,没有热血沸腾的时空造假,没有虚假惺惺的所谓关怀,一切来自身心宽松的自然流露,没人矫情四溢的“血总是热的”一类呼喊,因为血本来就热,没人开言即兄弟或者姐妹,因为都在不言中。

歌声飘飘舞姿袅袅整个上午一片明媚笑意涟涟,恭心且且无需无求。

记得三十年前曾被朋友鼓动也是自己有意尝鲜的去了一次开放不久的上海教堂,那次听牧师讲道感觉就象是高八度的党媒宣传,那般浪卷东风激越流荡的战地宣讲至今犹新,整场的涅槃式空洞说教让我想到不久前刚刚结束的最高圣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如果我们寻找国人的综合性强迫症的源头,文革式强迫性思维就是,如果我们强迫性惯性思维至今弥漫在我们铺天盖地的商业传销和员工队伍的培训甚至在我们不可抗拒的谈婚论嫁中也多是主宰性强迫先行。我只能说,当年的牧师是我们反强迫的强迫性先驱。

我可怜的中国人民,如此罕见的强迫性重症已经跨越国界,我们的病症在向全世界蔓延。

宗教是一种自觉性内心归属,任何强迫只能说明强迫者在病态传播,哪怕你是真理,在一个开放式领域,每个人都能我心飞扬,无边无际自由的天空,上帝与他的子民同在,每个人都有一个心中的上帝,无论你是不是教民,无论你有没有形式上的洗礼经过,你相信自己在心里飞越千山万水,你就相信上帝与你同飞。

我们的误判不在于发现真理和掌握真理直至传播真理,我们从开始就扭曲真理,如果这世界有真理的话,如果上帝是我们的真理的话。
聆听圣音,以你悠然的脚步追怀,用你心灵的态势唱和,上帝是不是存在,其实没那么重要。

阅读次数:1,3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