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1王五四/王枪枪

Wang Qiangqiang这篇文章的题目原先叫“东方之猪,整圈未眠”,文章尚未完成,柴静老师关于雾霾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出来了,看完纪录片和人民网的专访,我非常感动,特地把题目改成:如何在爱和责任的名义下深情款款地苟且偷生。

滴滴和快的合并后,这国就从两党制变成一党独大了,不过春节期间这种局面又很快恢复成两党了:放鞭炮党、不放鞭炮党;吃饺子党、不吃饺子党;看春晚党、不看春晚党;白金党、蓝黑党;这些党派统一紧密团结在话题党周围。老大哥总是要给圈里的物种制造一些话题作为娱乐项目的,否则他们一闲下来就会思考,并且是独立的,独立思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一旦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总有人问到底是一党好还是多党好?其实朋友圈里到处飘荡着答案:duang。原谅这国人在言论上的鸡贼,他们已被吓得舌头都捋不直发音含混不清,作为一个长者,我可以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经验,duang翻译成中文就是多党。

这几天又冒出了东方之珠党和东方之猪党,他们之间发生了点事,事情是这样的:香港人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已不像从前那么自由自在,并担心未来会越来越不自在,于是不断以各种形式抗议;而一向习惯了情绪稳定的内地人,被别有用心者的手段一挑拨言语一刺激,立马情绪不稳定了,放出话说: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俺马上给你断水断电,猪肉供应也给你切断,看你咋活,整得自己像一家之主似的。身为内地人我真的很痛心,家穷多拾粪,脑残少说话,咱们怎么能蠢得这么明显和张扬呢?我原以为聪明是一件门槛很高的事,现在看来蠢也是,能蠢到这个地步,脑子里的湿气必然是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泪珠仿佛都是脑子里溢出来的水。

香港人做事是从权利角度出发,内地群众做事是从权力角度出发,也就是说香港人为自己说话维权,内地人替政府说话分忧,一边是见多识广明明白白你的心,一边却成为被发动的群众傻傻分不清楚。我想跟地理没学好的内地群众说,世界不是平的,不是说切断了内地的供应,香港人就没猪肉吃了,世界是圆的,水电猪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其他地方获得,都是花钱买,哪里买不到,换句话说,香港离了内地还能活,谁离了谁也不会死,你离了尊严和权利这么多年,不也在圈里活得膘肥体壮吗?都是过年的猪,就别怪那头想飞跃猪圈的踩翻了你的猪食槽了。

没有香港护照的咱也别装逼剪内地公安机关颁发的港澳通行证了,真有骨气就把给孩子在香港买的奶粉扔了换成三鹿的,装逼这么简单的事你都搞不好,能不让我这个知识分子骂你傻逼吗?以后咱也千万别说什么“你嫌这不好嫌那不好就滚出这个国家!”,说得自己好像翻身做主人了一样,是让你翻身了,但只是老汉让你换了个姿势推车而已。其实能滚出这个国家的人早就滚出去了,你没看见那些有钱有权有能力的人,一个比一个滚得快吗?也千万别以为自个儿去香港购个物就为人家那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难道不是因为人那的东西物美价廉品质有保障?最后用昆仑风老师的话总结一下,“所谓中港龃龉的问题只有两个:威权香港不适应极权中国,极权中国不放弃同化侵蚀。”

同时请香港同胞原谅内地人,他们也在进步,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分得清光头强和雪村了,有些人甚至已经可以分得清慕容雪村和雪村了,虽然依然分不清张震和雪村,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们一定能明白今年在春晚表演的是张震而不是雪村,就像不久的将来他们一定会明白香港发生了什么,真相不在当下,但他们等得到,有事烧纸。不要怪他们,要怪就怪空气污染吧,香港的喷友们还记得何勇吗?94年他在香港红勘喊了句:香港的姑娘们,你们漂亮吗?然后火了。96年他跑北京首体喊了句:李素丽你漂亮吗?他被封了。这都是空气污染的错,很明显,北京的空气污染并不是柴静在《穹顶之下》说的那样从2004年就开始了,而是从96年开始的。

说柴静老师之前,我们先插点正经的吧,你滋道吗?霸道总裁玛丽苏虐恋大片《五十度灰》在国内被禁播了!这么大的事我没写却写什么香港内地以及柴静,简直是不关心人类,我先自我检讨一下。

我知道很多人看到柴静老师那张知性而大方的脸就会肃然起敬,再加上她那睿智的话语、若隐若现地道德徽章、阅尽天下疾苦的眼神、良好的社会关系,以及这次纪录片她选择的民生素材,和既有严肃地公民责任也有温馨地母女情深的切入角度,谁要说个不是,一堆老前辈和中产小资会扑上来咬你,可我一想到她的同事芮成钢也曾经那么知性和大方、睿智和责任,我就好像打了狂犬疫苗一样勇敢。长久以来,人们习惯了靠几种元素满足心灵慰籍,过年负责乡愁,大理负责远方,而蓝天近年来开始负责诗意,柴静也在前辈们一个个倒下去后开始负责良知。

粪不能吃但可以肥田种出吃的,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对片子提出两个不同的观点,但你依然可以从中找出九十八个优点,毕竟你得靠这些活着。其实看完片子和各方评论,我已经柔软地无法坚硬了,不忍伤害中产小资和柴静老师相拥而泣的感人一幕。我们可以把孕育生命的过程拍得比柴老师的片子还温馨唯美动人意义丰满充满爱,但总结起来一个操字也够了,柴老师的片子同样动人,总结起来大意就是:雾霾很严重,治理很困难,人人有责任,别光怪政府,大家一起来,明天更美好。

说过类似话的还有崔卫平老师“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以及周带鱼的“你光明,中国便不再黑暗。”,这些人无一例外的用深情款款地文字冷冰冰地把责任均摊到每个人身上,而忘记了每个人都出让了自己的权力统一交给政府,由他们来负责。肯定有人要说,政府有责任,但我们也不能撒手不管,其实各种NGO早就出现了,也各种被抓和遣散了,“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难道你不知道这些事?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或者知道也不去救救他们,果真“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

既有的经验总会让我们思考,互联网信息管制异常严格和熟练的当下,哪个独立制作的片子能这么大张旗鼓地传播,还有人民网的专访,环球时报的表扬,好吧,或许是政改的信号,而不是整改的信号,中华田园政改信号搜索犬能出来叫两声吗?有人说“我讨厌阴谋论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就是这些阴谋论者只关心权谋交易,根本不关心被披露的事实本身”,嗯,事实我们知道的不少了,关心的也不少了,可权谋交易却是一直在继续,权谋交易就是事实本身。我们不知道奶粉质量问题很严重?不知道地沟油很严重?不知道教育问题很严重?都知道,那又如何?别信誓旦旦地说你要为了爱的人,为了孩子向啥啥宣战,你特么连对手都没搞清楚是谁宣啥战?曾经向毒奶粉宣战的被抓了被关了,你知道不?你关心过没?

不要再假装有爱有责任有良知有希望了,也别作出一副要为爱舍身取义的悲壮,一部作品里有各种打动你的元素,也有你需要的精神慰藉,但咱能别瞎拔高和显摆吗?这不是草榴技术讨论区。最后问句,您见过女儿被侵犯后,说跟生殖器有个人恩怨的妈吗?

伊丽莎白泰勒曾说:“我只和自己的丈夫睡过觉,现在谁还敢这么说?”

我们就不要在意她有过8个丈夫这样的细节了。

或许,你们真正需要的就是那感人的第一句话。

爱女儿,就让她留在美国吧,柴阿姨。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