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北平无战事》

Share on Google+

公元1948,一个风雨飘摇的王朝,两个对立主义的生死搏杀,每个人心里都留着一把如意算盘,每个人脸上都满满的写着心事。天真要变了,这是一个漆黑的夜,人心都悬在半空。

一个政府腐败到无所不能时,这个政府是该谢幕了,一个政党腐烂到浑身没有一块好肉,这个政党即便华陀再世也不能救,一个国家到了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这个国家和他的人民正好是获得新生的时候。

至于人民获得新生后, 我们的人民是不是得到了该得到的,是不是失去了不该失去的,当历史翻开一页又一页新章,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本账。

历史有时很无耻,很多时候无耻就是历史。

这部连续剧我一边看着,我的意识总自觉不自觉的让某党某国对号入座。这当然不是本人的自作多情,是我们的现实在复制历史。

当你看不懂这部连续剧时,你可以把这个党国当成另一个党国,你什么都懂了;当你看不明白时,建议你把这一段历史当成另一个现实,你一切都会明白。

看到一个女人的胳膊你就想到她的大腿是雄性激素的觉醒,看到一个党国集体腐败你就想到另一个党国的盖世腐败是公民觉悟的升华,是更高境界。

一个濒临死亡的病人最后的堕落,一个党国临死前的最后疯狂,一些人没有未来,更多人在制造未来。

我们总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其实我们的民族一直在最危险的边缘,因为我们没有政治家,只有政客。

每当我们的民族改朝换代之际,总会有这么些孤臣逆子铁血护国壮烈保党,屈原是,岳飞文天祥是,左宗棠李鸿章是,宋亡时涯山的十万赴海军民是,七十年前冲绳岛上成百上千的神风突击队还是。

在《北平无战事》中,党国铁血救国会的曾可达也是。

假如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某个党国在弥留之际,会不会也会有个曾可凡铁血出手洒泪送终?

如果有,是党国的欣慰,但人民不会领情,历史上的一颗暗淡的流星。一个时代的悲剧,悲剧时代的悲剧英雄很悲壮,悲壮的落地无声无人喝釆。

当一个人神经性溃疡全身性糜烂,古今中外没人能救,一个行将就木的党国也是。

人固有一死,没有哪个党国能够例外,此党如此,彼党也如此。

阅读次数:9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