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红太阳诉衷情

Share on Google+

父母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
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
你我之辈,忍将夙愿,
付与东流?

据说这首《诉衷情》毛泽东于1975年底写给周恩来,也有说此乃伪作,我倾向于后者。但无论如何,毛本人在那个年代的确意识到他的千秋大业后继无人。

一个貌似继往开来的伟大梦想,竟无人以续。

为何无人守江山,因为人心思变,因为玩不下去了。毛周玩了一辈子极端革命,快到生命的终点玩完了。太过透支民众的理想热情,太自以为沙滩上遥远的乌托邦红点可以永远燃烧亿万人心,然而,人心终究是一去不返了。

几个月后人声鼎沸天安门广场吹响了一个主义的哀歌,尽管是体制内的抗争,但中国告别赤焰焦土的日子不远了。

再几个月后红太阳熄火,中国人民义无反顾的告别了红太阳集体拥抱了蓝月亮。

历史和中国人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同时历史和红太阳开了个更大的玩笑。

毛感叹“忍将夙愿,付与东流”,我要说的是,秦始皇死后怎么也维持了两年,而毛死后未满一月,中华大地上轰轰烈烈的极左大厦骤然瘫塌。

如此伟大的超自然理想这般不可一世的人间乌托邦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走了,那一个晚上这盘崩裂的没一丝杂音,这一页历史就这样悄然翻过。

尽管三十年后的今天有人梦想着重回当年,可是天晓得,这可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车轮滚滚中华三十年飞转,阁下您玩得转么?

所谓衷情也就是诉个清梦聊已,毕竟滚滚长江水,早已东流去……

阅读次数:1,1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