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从澳大利亚音乐航班开始(1)

Share on Google+

三十年前的上海官方电台首播澳大利亚音乐航班着实让当时沉睡在精神沙漠中的国人眼前豁然洞天,原来音乐可以这般优美,原来风景可以如此奢华,原来山川可以这般柔情激荡,原来通过想象的翅膀我们真可以穿越千山万水游遍人间美景,随着那一回回音乐航班,我们在梦里神游这个神秘世界,蓝天和白云袅袅摇曳,我们的梦竟这般轻柔,音乐的翅膀这般透明,那个年代还没有小祖宗和他们的世界,那个年代只有我们的梦想。

那个年代很少有人敢设想这个异国风情梦,好像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的世界,这个世界离我们很远,远的遥不可及,风声雨声遥远的音乐声构筑成我们的心理航班,理论上我们知道有梦想就有未来,我们敢作敢为敢于梦想,但我们依然不敢大胆梦想,因为我们怕小心求证,爱因斯坦伟大的时空观召唤我们放任的天性又限制我们的冲动,在大地和天空之间,在大半个地球的巨大空间磁场之间,我们的心理旅程从澳大利亚的音乐航班开始。

小祖宗的包括她这片土地的召唤和早年的音乐航班启迪,我终于踏上真实的上海--悉尼航班,十来个小时630分钟的空中飞行,我突然觉得现在的飞机怎么越飞越慢,8000公里平均时速八百公里我在想这是什么概念。四十年前林彪乘坐的那架倒挂在温都尔罕的三叉戟超音速飞机时速1500公里是音速的三倍,对今天的波音的800公里时速,今天的波音是当初三叉戟的半倍。

8000公里要飞整整一个晚上,我不敢想象在21世纪的今天,天空的时速如此缓慢。

在今天高铁300公里是限速,磁悬浮500公里也是限速,莫非空中飞行800公里也是限速。

本次航班正点起飞正点到达,17日当地时间上午九点准时降落,为期二周的澳洲之行开始……

阅读次数:1,381
Pin It

关于 “老酒葫芦:从澳大利亚音乐航班开始(1)”的2 条评论

  1. 陈接余写作 2015/03/02 at 16:38 -

    重读贾平凹《废都》(93年)

    2012年11月中旬重读小说《废都》全本,距该书出版迄今:快二十
    年了!
           虽可谓鸳鸯蝴蝶派类型的大众读物,但,在棒喝文化文学的虚假造
    作上:功在三代。解脱了五十年代人,六十年代人,七十年代人!
    因为所谓纯文学主要是理念虚诳,细节逼真而已。按其读法或理念:
    时代的产儿,只是神经病。
           日记体,手抄本(手札)直录真相,然而此类报道性文本因缺乏文
    史哲的观照(读法)而流于浅薄,泄愤。
           两本书放在一起看,噢,丁中江的《北洋军阀史话》(第一集),
    大概显露了笔者青春隔世的雅癖吧。
           耳边响彻时事要闻。美好生活源于美好政策,美好政策的执行力在
    哪?
           钱学森曾道:政治文明。他恭维皇上说亩产可达三千斤。倒没有过
    “落井下石”,千分之一啊。
           莫言说他读书不多,所以只能照录乡村版的鸳鸳蝴蝶。一百年西化
    的上海移民第二代只能如观“出水文物”。
           西方人还以为张艺谋是灯笼的发明者呢?!
           你稀罕这种"可移动油灯"吗?

                               2012.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