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不知道蒋孝良先生是没拿到那张天价的太平轮船票还是上帝故意把那张船票弄丢了,总之先生孝良今晚就在我眼前,我们相约在上官先生的民国医药博物馆,一个经典的男式拥抱,我和蒋先生神交不久。

3

4

蒋孝良,蒋家孝字辈之一,蒋中正之孙辈,49年蒋家唯一留在大陆的嫡传后代。

孝良先生说,六十年来我从没给蒋家丢过脸,我相信先生当然指的不是权利和金钱。学养学识和人格的魅力,从我第一眼,不敢怀疑。我想问的是,成千上万的红二、三代踌躇之士,可有几人敢说,我没给本家爷子丢脸。

5

昨晚来了很多新老朋友,我相信朋友中不少正在享受党国的客服伺候,我们的相逢一笑尽在不言,咫尺间品茶问盏,有美女温款递送。

孝良先生出生于抗战前夜,55年报考复旦因身份特殊不得入第,次年党国气候转暖向科学进军,这一年高考英雄不问来路才子不问门弟,孝良凭借绝对高分轻取复旦大学物理系,一进校即作为校话剧团付团长风云校园。然好景不长58年大三的孝良即作为学生右派全校批判,毕业后蒙党国小恩作为脱帽右派留校改造,文革开始先生又作为老右派名扬一月革命的风暴眼上海。

94年孝良作为访问学者赴台与国民党元老蒋纬国会面,作为孝良的叔辈,纬国对孝良说,要让我们的后代(指大陆同胞)知道,父亲(指蒋中正)从来就是是坚决抗日的。

那年纬国先生年迈78,那年孝良58,今晚孝良先生78,今晚本人58。孝良,今晚当仁不让的奕奕长者,竟雄英不灭神彩飞扬,那件暖红色外套夺目流泻,月色满怀。

6

历史当不堪之回首,岁月飞烟。

没有现场遭遇孝良先生的倾情诵你感觉不到什么是孝良版的激情四溢宝刀如新,不久前孝良朗诵北岛《回答》的视频版至今环梁激荡,前几天孝良音频林语堂《年华渐老》更是惊天动地那最后狂放的大笑声震环宇。

今晚老先生的杰作是李太白的《将进酒》,又一阵山呼海啸迎风飞舞扑面而来。

“古来圣贤皆寂寂,惟有饮者留其名”,我在默诵。

“老酒啊,你这么好的文笔这么大才气为何只写你的小世界,建议你写点适合朗诵的底层人悲情诗章,我们的人民太苦了”,先生举着酒杯一脸深情,一个精英老人给了个并不精英的话题。

蒋先生随即悲情朗诵了富士康员工许立志生前最后一首小诗《我弥留之际》,瞬间我们的空间在颤抖。完后先生说,这个打工诗人不久跳楼自杀。生命之轻,小诗人死的无声无息。

《我弥留之际》(许立志)

我想再看一眼大海
目睹我半生的泪水有多汪洋
我想再爬一爬高高的山头
试着把丢失的灵魂喊回来
我想在草原上躺着
翻阅妈妈给我的《圣经》
我还想摸一摸天空
碰一碰那抹轻轻的蓝
可是这些我都办不到了
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所有听说过我的人们啊
不必为我的离开感到惊讶
更不必叹息,或者悲伤
我来时很好,去时,也很好

我理解孝良先生的良苦用心,上帝让人人生而平等,事实是人和人从来没真正平等过,哪怕是梦里平等也不可能。但我想说不是每个作家能成为卡夫卡也不是谁都可以成为契诃夫的,这世界永远不缺大众情人,惟有小众稀缺,但我没说。

因为从内心敬畏着先生。

朗诵音频

7

8

2015-03-02/美兰湖

By editor

在 “老酒葫芦:初见蒋孝良” 有 1 条评论
  1. 洋洋洒洒的千古奇文,可以慢慢说,让每个文字都发出灿烂的鲜花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