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女人生来有病女人生来有梦,许多女人都会在一段时间同做一梦,此乃通案。许多年许多天一个女人同做一梦则是个案,前者是一种轻度心理迟疑,后者则是一种自我封闭的深层心疾,这心疾埋在她心里许多年,挥之不去的梦况夜夜跟随。女人生来就有病,女人都需要一位心理骑士,心病缠身的女人更需要,女人永远活在臆想中,女人的一生都在等。

每个女人的童年都有隐情,每个女人的童年隐情都是一口千年古井,女人的故事都来自自身,女人的心经都等待破译。女人的红颜断梦都会梦锁清秋。女人无一例外的都在等待救援,无论她在岸上还是在水里,无论她水深火热还是鸳鸯梦鸾,无论她秋风秋雨夕照里还是姹紫嫣红沐浴中。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烟花易冷佳人易碎女人的颜色在等,繁华中冷冷的女人心思在等,寂寞里她暗暗的唇烟在等。看她满城尽收唇彩,绚烂的底色是等,看她漫山的红叶尽染小小的桃红追风,剥开后盛开的心影在等。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在等,即便在桃红柳绿时,女人所有的时间都是等,即便风花雪月初。成了女人在等败了她也在等,将信将疑时在等,落定尘埃后在等,八千里云雾山中稀里哗啦的还是在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女人都有病女人都有梦,女人最深层的梦都藏得很深,深得无人知晓,女人最隐秘的梦都可以瞒过天海瞒过上帝甚至瞒过她自己,女人都活在潜意识里,女人的病都深藏在最柔软的暗处。夜深人静时女人都悄悄唱红在孤枕边,烟花临风的某个当口女人会毫不犹豫的瞬间绽放,醉死在温柔艳乡里。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上帝常说解铃须得系铃人,而女人的系铃人正是她自己,可晕的是女人永远解不开自己的响铃,女人都活在等待中,女人都在等心理骑士,女人在男人眼里永远是孩子,女人永远长不大。
女人都在走神女人都在梦游,女人都活在心不在焉中,女人的一生都在等,烟花易冷,女人都在找爸爸。

注:部分引词为方文山《烟花易冷》歌词,首唱周杰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