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飞笔《酒批狼图腾》即将落款之际,一个喷嚏把日期打晚了900年,最后落笔2915年,整整900年的时光飞泻瞬间完成。
我在想假如2915年我还活着并依然才情不灭色心不改,根据物质不灭定律我至多从这一种形式转化成那一种形式,或许从固体的我变成液体的我,或许从整体的我变成分体的我,或许从动态的我变成静态的我,或许从肉体的我变成思想的我,或许从步行的我变成飞翔的我,或许从地球的我变成宇宙的我……

但总之我是永远存在的,哪怕在900年后,我现在用地球人思维写作,900年后我的思维就是杰作,我的呼吸就是作品,我的眼神随时可以作爱,我的歌声即刻能让女人受孕。

我终于来到公元2915年3月4日,我知道这一天肯定没人傻乎乎的歌唱红太阳,也没人争什么狗屁主义,也没人争三纲是不是生产奴才五常有没有捆绑性情,更没人为撒不撒娇拼的狗血喷头凭空凌烈。

突然想起900年前2015年3月4日也就是今天地球上的这条美兰湖上,想起了被我书写了成千上万遍的这只5S苹果手机,想起了屏幕中隐隐闪烁的一个个人间美色,想起了一朵朵忽明忽暗的红尘美艳花,想起了那首像荡妇叫床似的让男人受不了让女人更受不了的英文色曲,想起了老酒葫芦和中国古代的杜丽娘肉身儿扭成一团团最后贴成薄薄的一小片。

这900年就这么弹指一飞过,又这么一个思绪又回到了2015习大大治下的雾霾中国园和雾霾中的野生动物派及曾经乌有并将继续乌有还想梦里乌有到2915的芸芸之万千乡亲们。

这只被狼道主义绝响帅哥私养的小小狼崽,一旦它长大了一旦它哪天和母羊交配生出的究竟是狼还是羊还是狼羊混血品,900年后有人回答吗,还是900年前或者再早点1800年前已有答案,那么人和狼鱼欢会不会成交出天下第一武士,再那么这条狼哪天爱上月亮色上月亮并在哪个月黑风高之夜偷偷做了月亮会不会事后衍生出一个袖珍月亮?

2915离我们不远,我的红颜粉友和同性挚友,我将在2915继续和我的红颜粉友云中作爱,和我的同性挚友把酒问篇。
各位美人英雄,你我2915见。

2015-03-05/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