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

今天周日。上午澳大利亚《天安门时报》主编电话采访我。

下午复旦大学的同学杨鲁军专程从上海来探望我,我们已是二十几年的好朋友,他的回程日期是三天后,由旅行社安排在成田机场附近的皇冠宾馆,他原以可以天天来陪我聊聊。我告诉他,你入境日本后,就不可以再返回这里。他就一直陪到我晚上20:00许,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里。他为我担忧,但看到我的精神状态很好又放心了。我希望,我们在上海见面。

期间,一位日本作家温子小姐也从中国乘飞机来这里探望我,她的中文很流利,并转达了国内知名博客连岳的问候。她告诉我,我的推特关注度发展迅速,已有三千多关注者,而且他们的博客都在传播我的回国故事。她特意送我两块可以擦写的告示板、几支专用笔、一只擦刷。从此,告示板代替卡片,我不再寒酸了,有点现代化的气派。写的抗议内容、文字颜色经常变化,也可以吸引过路旅客的眼球。

今天关心我的电话也很多,其中有日本田中文先生转达美国刘国凯先生的问候与援助,在台湾大学任教的王丹先生也来电话问候。刘国凯是总部在美国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王丹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学生领袖,流亡于美国,与我一样被禁止回国,现在台湾谋生。

刚才德赛公园鄢先生来电话:“很多国内的朋友没有看到你今天的推特消息,很担心,你是否有什么事?”我告诉他:“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很好,就是因为下午与老同学聊天,没有时间在电脑上写作,现在正在写推特。”

Feng Zhenghu21

来源:作者博客

 

成田机场日记-20-20091122-《 天安门时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