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迅

成都法庭以非法经营罪,即非法出版《往事微痕》,判处八十二岁的铁流有期徒刑两年半,但缓刑获释。铁流透露拘留期间进医院要戴脚镣。

早前听北京朋友说,八十二岁、被称为“敢言作家”的铁流有望于三月十一日由成都回到北京。此时北京正在举行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大多数朋友都不相信:这敏感的“两会”时期,当局能让他回北京吗?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四日,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抓捕铁流,主要是他自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后,发在“参与网”上的十一篇文章,是警方出示的证据,他签字并确认。计有:《刘云山在南周事件上火上浇油》、《刘云山把习近平绑在反民主法治的战车上》、《刘云山请公布你的财产》、《刘云山封杀习近平的声音》、《刘云山是中国新闻出版界腐败的总后台》、《刘云山反对中国改革开放》、《支持茅于轼批毛》、《习近平反腐集权是为了推进中国法治民主》和《大陆情结.台湾情思——旅台散记上、中、下》。

九月二十日,他写下一首诗《因言获罪》:“一篇檄文字八千,力挺习李王肃贪,权贵盘根难动摇,墨吏错节抱成团,刘侯握有封喉剑,警铐寻滋谎弥天,不信乌云长蔽日,春色总会满人间。”九月二十七日,他写下诗《惊闻媬姆黄静被捕——刘晓源律师接见告知》:“媬姆黄静贵州人,岳母老家远房亲,二十年前为生计,来京打工做佣人,煮饭洗衣擦地板,打字寄信忙不停,同为寻滋被抓捕,千古历史一奇闻。”十月一日,他又写下诗《狱中寄妻》:“三十三年岁月长,相亲相爱燕一双,朝共日月夜同宿,两情何曾有离伤。面壁铁牢思往事,一生灾难皆文章。极目长天圣旗望,宪法仍是纸一张。”

十月二十二日逮捕铁流时,当局增加一条新罪“涉嫌非法经营”,指二零零八年七月由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创立、由铁流印行的“五七群体口述反右历史”文集《往事微痕》。文集是免费赠阅的复印资料,总计一千五百万字,整理描述近二千名人右派个案。

三月八日,铁流对亚洲周刊说:“请你一定要向朋友们转达,谢谢他们这些日子来的关心。”说起拘捕后的遭遇,他说:“不知何种原因,十一月二十四日把我转押到成都市看守所。行前的二十三日夜,北京看守所萧姓科长代表看守所找我谈话,说:铁流,你成了个‘炭圆’,抓你容易放你难,放你没人签字,关你压力大。现在我们准备送你去成都,由成都放你。谁知回成都后没有放,是继续关押。直到十二月十一日成都公安才和我接触,主要是要我认错写悔过承诺书。”

铁流续说:“我先后写了四次,内容是罢笔禁言,今后不再写文章,不再关心国家政治,不再接受媒体采访,不再参加右派老人任何活动,不得聘请北京律师。写后仍未释放,说要请示北京公安部。在这期间律师、妻子和本人,先后九次向北京、成都公安机关提请取保候审,均未获得批准和答复。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我最有取保候审条件,非暴力犯罪,不危及国家和社会安全,且年过八十,一身是病,高血压、脑梗、心脏病、严重前列腺炎,但就是不回答、不批准。成都公安机关主管我案件的国保支队负责人说:我的事必须走司法程序,不走司法程序出不去,大约春节前走完程序才可回家。”

铁流承诺认罪与不上诉

十二月二十二日,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检察院取消寻衅滋事罪,将案件退回公安局补充侦察,后因法院管辖权原因推迟到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才以简易庭判处铁流因非法经营罪,即印制出版非法刊物《往事微痕》一百八十五期,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缓刑四年,处罚金三万元人民币(约四千八百美元)。他家媬姆黄静被视为“同案犯”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处罚金五千元人民币。据悉,判决前铁流和黄静做了不上诉与认罪的保证承诺,否则不会开庭,得不到缓刑处理。

据悉,铁流要在三月十一日才能拿到生效的判决书,然后去小区司法部门报到,目前他住在成都儿子黄晓铁家。他说:“拿到判决书后,听说外出要请假,还得定期汇报思想,看来难以马上回北京。我既不接电话也不向外打电话,更不敢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任何时候都有再被抓的可能。”

铁流,记者、作家,一九五七年反右时被划为右派,关押劳改达二十三年,一九八零年获平反。二零一零年他以一百万人民币成立“铁流新闻基金”,协助受害记者和作家。春节前二月十四日至二月二十五日,这位“革命了一辈子”的老人在看守所高血压复发,高压一百九十二,低压一百二十,急诊送进青羊医院特殊病房,他要戴重达三十公斤的脚镣,睡觉还得加戴手铐,十四天没有洗脸刷牙换衣服。

铁流说:“我向干警提出,我是八十二岁老人,可否不戴?干警回答:这是公安部的规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也不能讲特殊,我整整戴了十四天脚镣,后回家走路都打偏偏,感到轻飘飘的,现仍在恢复中。我在北京生活了近三十年,给国家做了不少有益的事情,还交了不少税。早熟悉北京气候、人文环境,所有书籍数据以及车和房都在北京,不让我回北京,怎么办啊!”二月二十五日,铁流吟诗《因往事微痕判刑》:“改革开放写春秋,平反归来壮志酬,文章满纸豪情在,独立商海领潮头,目睹国强民渐富,回顾历史总堪忧,拒绝遗忘留往事,八十二岁再做囚!”

来源: 亚洲周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