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连续五天自行用餐,前后十来家走的都是随街的民风小店,还没出现过一家能让我或我们发一声“再不来这家店了”这样的毒誓,无论菜的味道还是服务还是性价比都无可挑剔。
当然你想在这里喝点地沟油的确很难,就像在国内你想少喝地沟油,很难。
奶奶的这资本主义,咋就这么争气呢!

张朴,圈内人士都习惯称他为张戎的弟弟。张戎因一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其内容大胆直接行文的肆无忌惮而震动朝野全球皆知,从而成为研究毛泽东的唯一的一位重量级女性作家,从而毛左义士又多了个梦中天敌。说张朴为张戎的弟弟真有点让张朴屈才,只因为张戎写了毛泽东名声太大,哪天张朴写一本《老酒葫芦大传》,不用多久人们介绍起张戎就会说,这位就是那个为酒葫芦树碑立传的世界级大作家张朴先生的姐姐张戎女士。
相比其他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作家,张朴的演讲风格是饱读诗书旁引博证,但他似乎更关注作家的生存状态,他认为一个饿着肚子的作家,一个时时得为自己的生计而奔波的作家,要想真正写出好作品,比较难。
这话本人严重同意,无论诗人小说家还是行为艺术家,也无论民运人士还是社会活动家,要想写作自由首先你得财务自由,我在构思一篇新作:做一个正常人。

本人一般懒得向台上提问题,今天破例我的问题是,郎咸平曾在公开场合谈到张戎时说,她有什么资格评价毛泽东,请问张朴你怎么认为?
张朴;据我所知,张戎写毛前曾列了一长串打算采访的名单,而且她是一个个踏踏实实的采访到位,她的所有引述事件都注明了出处,至于张戎有没有资格评价毛泽东,郎咸平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让历史说。
当我第一次听到郎咸平评张戎,凭直觉我便发现,这世上又多了个高端脑残。

美联社北京社记者莫沫女士一路风尘直奔讲坛,我说你还没来我们已经鼓掌了。她笑的很真诚,她的演讲平和有致,娓娓道来的陈述没有惊涛骇浪,更没卷起千堆白雪。
许多时候静静的燃烧胜过声嘶力竭的万马奔腾。
今晚的紫藤庐是孟浪的一统天下。当年京不特用撒娇的语态说孟浪为“一点也不孟浪的俊良”(孟浪原名孟俊良),我相信今晚的孟浪比那晩的姜太公更子牙。
今晚女人的脸上都写着好奇,今晚的男人都想喝酒,今晚的诗人都想歪了。

2015-3-22零点
台北宝藏岩国际艺术村

By editor

在 “老酒葫芦:台北第五天——写在台北国际作家周(2015-3-20)” 有 1 条评论
  1. 读纳波科夫《说吧!记忆》

    理论上为十分之一精英服务(加上辅,协,梯)可能是是对的,苏联,
    中国,但操作定位上会是谁呢?为什么斯文扫地之后必然是大流放?甚至
    波尔布特,希特勒式改造?
    当年平民教育的李六如和毛润之未能坚持,反以为列宁式夺得行政权
    就可继续施教?
    现存官员与专业集团有生存权的话,还有十分之八只要活着即可,那么
    公知,公民都不需考量了,一直以来,中国作家想用平民悲情去感动权贵,
    如孟子那样宏扬人的天使部分,如墨子那样身体力行,可是官员给予他们的
    是监狱和丑化!
    知识就是苦难!意识形态配给制,王官之学不入民间,怪不得无需创造
    发明,人格完满的贵族精神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