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坐计程车的感觉就像私家车,在国内我从不会一上车就向的哥“你好”,因为人与人之间无此氛围,在台北我会,因为彼此友善的条件反应。

没见到台北有哪辆计程车会开的像个乡野醉汉, 坐在台北的计程车上你不用担心一个急刹车让你瞬间喷饭,还有台北的计程车也不会因一个野蛮的发动成就你和身边美女的热豆腐满怀,再还有,台北的计程车干净的可以。

下午,独立中文笔会颁奖仪式如期而至,地点国立台北教育大学笃行楼。两个会长同台英雄和美人微笑。贝岭、心语、廖亦武、京不特、孟浪、蔡楚、赵达功、雪迪、杜斌、李悔之、孙越、张朴、野火、李丹、任协华、楚金、廖书兰、闻海、杨小滨、狗子还有老酒葫芦,一个个光辉灿烂的名字,一阵阵一浪浪,迎风飞舞。

在这里隐去几个容易让一些人血压升高的名字,为的是避免心动过速者增加,也为减少失眠。

国立台北教大笃行楼,整整的一面禁书墙,一个个游荡的精神冤魂,无声的呐喊,静静燃烧……

张戎的隔洋寄语,杜导斌的跨海贺词,无疑为今天的颁奖仪式锦上添花香。

校园女歌手牛牛一把木吉他喃喃自语,象在你耳边窃窃私语,若有若无的轻吟浅唱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但她确实存在并在你眼前,轻轻拂试花样年华的生之无奈,爱之无果。

女舞蹈家詹天甄的惊艳狂情让我想起一个世纪前的现代舞之母邓肯,让生命舞蹈让灵魂歌唱,我只能说邓肯死了,詹天甄依然活着并怒放着。

詹小姐媚言,在她舞蹈高潮在场的任何男士可以在她身上任何部位落笔留言,我想巅峰时刻他人若飞笔胳膊,我我一定狂草粉腿,他人若敢狂草粉腿,我一定寻找美人更神圣的暗处安营扎寨。

每一笔漫游都心惊肉跳,每一段留白都电闪雷鸣,每一次暗点都山呼海啸,每一回艳笔夺路,都绝地引爆,挥霍迷情……不能再艳了,再这么艳下去阿钟和小乔今晚要梦游。

廖大侠那首能让魔鬼尿裤子的诗至今本酒葫芦的魂悬在半空,那晚我相信所有的魔鬼噩梦滔滔。

树待静风将止潮欲退,本酒葫芦一曲《老酒葫芦歌》以为众文胆且助小兴,温燕聊发:

老酒壶里老酒添,
老酒微醺葫芦颠;
葫芦老酒日日醉,
老酒葫芦夜夜仙。

酒醒但在裙间弄,
酒醉直取花下眠;
且醉且醒丛中色,
花落花开醉红颜。

但愿牡丹花下死,
不愿郁郁成寡欢;
寡欢一世谈何趣,
裙间万盏夺美烟。

若将万物淫为先,
哪得金莲葡萄甜,
若为雪月风花顾,
日上雨头一夜欢。

世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世人看不穿,
但闻佳人息息坠,
飞天老酒色色掀。

2015-3-23晩 台北宝藏岩艺术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