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morgan 接受《立场新闻》的访问,揭露中联办科长单刀直入邀请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经过,访问中他覆述了科长及supervisor 对他所讲的话,这些话值得细细去咀嚼一下。

科长对 Morgan说了甚么?

“其实你做青年工作都几好架喎……我谂你对国家都有认识的……有无谂过要报效国家?其实国家需要你呢啲人材,不过国内的制度有少少唔同,我地共产党就是执政党,好多地方都需要党委书记去睇住,简单啲讲,有啲职位你系要党员先做得的……”

“中联办就好似一个人力资源机构咁样,可以提供畀你,帮助你搭线呀!”

“而家好多公务员都系党员架喇,呢个系必要的擅长来的……如果你第时要考政府工,同阿边个边个主任讲咪得啰,话唔定佢可以帮你安排的。”

Supervisor 又对 Morgan说了甚么?

“喂,你唔驶惊有咩阴谋喎,其实我都系党员嚟架,不过外表咪系普通人一个。”

“你见到的好多人,其实都系党员,作为supervisor,我都系党员,其他区的阿头都系架喇。”

“你要投诚,你先换到呢个Network架麻。要知道多些,等你入咗党,我再慢慢讲你听啦。”

根据以上的说话,我有以下的想法:

一.2012年3月18日因为拙著《我与香港地下党》出版,我曾回港三天出席新书发报会。在会上我推论梁振英是地下党员,并且大声呼喊:反对地下党员当特首。我的根据是:1985年梁振英获中共委任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执行委员,三年后接替新华社官员毛钧年担任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以中共的规例秘书长职位必然是由共产党员担任,所以毛均年一定是地下党员(后来亦证实了),梁振英接任说明他也必然是地下党员。当时许多人半信半疑,觉得匪夷所思。现在由中联办科长来说:“有啲职位你系要党员先做得架,要由党委书记睇住架”,港人应该相信了。

二.“外表咪系普通人一样”的地区青年组织者supervisor原来竟然都是地下党员。那么,司长局长署长等等岂不更需要是党员?目前未能达成这个目标就逐步去达成,慢慢地建党,只要三个人便可组成党支部架喇。中共目前在港的建党方法有二:一是逐步安插党员去填补那些退休或因事离职官员的空缺,二是邀请仍然在位的加入共产党。那些需要向上爬,需要中联办Network的人只有入党一途才能达成愿望。中共在香港已经进入“党的建设”,实现“党的领导”时代,不再单单只用统战政策了。

三.这样,特首这个职位必定要共产党员出任,以前董建华曾荫权时代做不到,现在梁振英时代已经做到了。我认为中央颁下八三一决定,企硬毫不放松的原因,就是为了保证特首这个职位必由地下党员出任。对特首的政治要求升级了,不能只是爱国爱港,不是地下党员的就免问,港人不要再一相情愿地乱点鸳鸯糊乱推荐了。但是细看一下,其实中共没有人材,李慧琼太年轻赶不及,梁锦松是个人选,不过恐怕他很难撂得下面子去吃回头草,我认为他和他的太太应该深知共产党的一切。至于梁振英,恐怕地下党内已有足够的声音去阻止他争取连任。唯一的可能是中共精心培养的梁美芬,也许是中共别无选择时的人选。如此,中共发展一些高官名人成为党员作陪跑之用是很自然的了。

四.于是我注意到叶刘淑仪。在当前的高官之中,她最忠于中共,觊觎特首职位已到垂涎三尺的程度。但她不是党员,共产党自然会告诉她,特首这个职位要党员来当,她求官心切,定必投靠。她既然要投诚自动献身,中共当然欢迎之至,可以把她作为倍跑的人选,因为虽然入了党,并不说明她立即得到中共的信任。早前有消息指她秘密上京,我估计是进行入党仪式,令她有资格参选特首。希望有人细心观察一下她前后的表现,也许会有多些线索。

五.我又想到林郑月娥。这个港英时代的高官,也一样等着机会上位成为特首,以为距离特首之位只是一步之遥。我相信她不了解或不愿相信香港有个地下党,尤其是关于中共要共产党员当特首这一点。无论她如何遵从中央意旨行事,若然不肯入党便无望做特首。我想,她还不至于完全失去判断是非善恶的基本能力,不会丧失理智到加入共产党,不入党就只有解甲归田了。

六.港府官员眼见梁振英撕裂香港,赤化香港,以党的意旨优先却无动于衷,言听计从。李柱铭先生曾骂他们是“狗官”。“而家好多公务员都系党员架喇”中联办科长的这句话可以说明一切:所有高官有党管着,逐渐埋没良心,失去反抗的能力。政府内已有多少人入党?建成了多少个党支部?党的建设成功了,党就完全控制了香港。

一团团北方的阴火正滚滚而来,企图烧灭香港的核心价值,香港的救火人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火烧到哪里就扑向哪里,还是寻找阴火的源头根治火灾?

2015年3月15日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