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笔会文学周一结束就贝岭飞曼谷京不特回老家秀萍回台中李悔之野火奔台南,奶奶的这会刚结束台北就下雨,奶奶的还好有几个台北哥们。

这些天奶奶的我在不遗余力的深挖台湾,我几乎是抓住一切机会和台湾人交往,哪怕大街上问路哪怕小店里买包烟哪怕计程车上短暂的时间我奶奶的概不错过,我都会和他们奶奶的聊上几句,我一改以往一双贼眼只扫射美女张扬荷尔蒙他奶奶酒意企图。在台湾这些天奶奶的无论男女老少我都照单全收,我想知道台湾普通民众对奶奶的民主自由的真实想法,我希望知道自由资本主义是不是奶奶的全体台湾人共同认同的政治模式,我更想看看今日台湾有没有奶奶的主义对民众的政治绑架。

台湾朋友告诉我奶奶的在台湾无论大街小巷无论捷运站,只要你开口问路奶奶的对方必耐心回答,奶奶的他不知道会去问人再告诉你。在香港你问路对方也奶奶的很耐心,但香港人彰显的是奶奶的修养,奶奶的台湾人则是弥漫在骨子里的真诚,一种海风吹就奶奶的坦荡民风。

这台湾的计程车司机奶奶的真够犯贱,你要去接客去就是干嘛奶奶的停下来打开车门向我再三对不起弄的象你欠我多少似的,你还要继续犯贱奶奶的你要把我拉到捷运站,知道吗奶奶的我是来寻找资本主义阴暗面的到了捷运站你奶奶的还坚决不收钱你说这是顺路拉的不能收钱你奶奶的有钱不赚竟你跟我玩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奶奶的你怎么老祖宗礼数这么到位你奶奶的资本主义阴暗面躲哪里去了。

奶奶的这位台湾朋友我看他站着一点不腰疼的告诉我社会主义当然不好但资本主义也有不完美一个社会太自由难免会徒生弊端,我说奶奶的女人太开放或许会减少几分新鲜感但在一个女人决不开放的社会男人什么机会也没有知道吗我奶奶的同胞兄弟。

在台北酒桌上你只要奶奶的大他一天你就是老大你就可以让谁喝什么不让谁喝什么你奶奶的就可以笑点江山横批红颜你还可以耍个小赖提前开溜他们一定会护你上车奶奶的在台北的酒桌上做个月份大哥真他妈的七面玲珑八方威风九鼎一言十里飘香。

当你和台湾人谈女人,奶奶的他要和你谈政治,你和他谈政治,他又奶奶的和你谈女人,你和他既女人又政治,他奶奶的一饮而尽回家睡觉。

2015-3-27
台北公馆捷运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