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称在大陆者为大陆思维,大陆人称台湾人为台湾思维,大陆思维就像大陆流行歌词整天里不是征服就是投降,台湾思维则有柔有破晓于静处欲欲待发。有台北先生张和我私下提议找一些貌似常让党国睡不好觉的重量级异议人士,此公言称他可以建议高层让一些异议勇士星夜登陆中纪委共图反腐大业,为了中国的好明天请转告各位义士,让他们暂时牺牲个人名节,待我中华大地自由之花盛开之日再为各位恢复美誉。

我说这等被招安决非高风亮节的书生君子所为,昔日宋江已被后人骂了一千年。

那君说别忘了当年孙逸仙也曾面叙李鸿章图谋待招,若革命党待招成功20世纪中国的政体就是君主立宪自然也就没了辛亥革命更不会有共产革命,对中国人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一百年来多灾多难的中国大地,苦难深重的中华儿女,和朋友躺在阳明山超私房马槽花艺村自然温泉中,温和的电击按摩穿越世纪的尘烟,江山依旧几度夕阳,残照如洗。

那君又说那诺奖得主什么波什么宪章的,他认为每条都是真理,若分时逐条投送高层或许今天的中国已进了几大步,这波君以此宪章成就了他个人千古留芳,但却被全面封杀苦了人民让中国至今止步不举。

花艺村泥桨温泉池恍若隔世,这台胞张君是不是还要说若当年康梁温和点中国就能免去历年战火,是不是还要说若没有64中国早就全面宪政?

一丝不挂的躺在花艺温泉乡里身心软软的让一切思想停止,不过我还是要告诫那君,若美国人当年不作为就没有美国的今天,若二十年前苏联人不作为就没有今日俄罗斯,若台湾人当初不作为毫无疑问就不会有自由民主的当今台湾。

花艺村温泉池中没有涛声,只有静静的雨拍和无声的心跳,还有近山远水和会心的微笑。

2015-3-30/美兰湖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