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终于天晴了。

贝岭的那辆老破自行车被闻海兴致勃勃的骑来让我转交给阿钟的书。奶奶的阿钟这几本书重的像头牛,奶奶的这样的自行车三十年前我见过,奶奶的全台湾只有贝岭和闻海骑过这样的老坦克,奶奶的闻海再头上扎根白巾就是当年不近女色的敌后武工队。

奶奶的诚品书店怎么很少有读者当场提书走。台湾学子奶奶的选好书付了书款和运费即两手空空去咖啡馆或继续逛市,而书店随即安排快递。

一种悠闲的台式慢生活,不在于一手交钱奶奶的非得先睹为快,而是怎么潇洒才算奶奶的人生。

台湾捷运(地铁)奶奶的即便车内再拥挤总会有几个空位,奶奶的台湾青年人怎么都不抢座位,奶奶的台湾人上车怎么一点也不争先恐后,他们怎么不怕输在起跑线上他奶奶我的台湾同胞。

奶奶的在台湾无论大型商场还是捷运站,他们上下自动扶梯奶奶的个个都是彻底的左行右立主义者,无论人再多奶奶的人们都像商量好似的留出左边一条道,奶奶的台湾同胞怎不学学大陆人民当仁不让奋勇向前的大无畏精神呢,他们咋就奶奶的学不会呢。

台湾人怎么哪儿都不能奶奶的抽烟呢,在台教大作家周那几天奶奶的每次抽烟都要走到校外,奶奶的有时少走几步已经远离大楼远离人群做贼似的刚吸了几口安保彬彬有礼的上来好言劝说校园不能吸烟请马上掐灭,整个校园都不能吸烟啊奶奶的台湾人怎就不学学大陆也搞个吸烟区什么的皆大欢喜两边不得罪多好啊奶奶的台湾人不解烟民吞云吐雾情啊。

奶奶的台湾人怎就不让烟蒂乱扔就真把烟蒂放进包里或装进口袋或一直拿在手上直到找到垃圾箱实在找不到他们得把这该死的烟蒂带回家奶奶的命苦啊我的台家烟民兄弟。

奶奶的哪天咱拉一帮红卫兵解放台湾,咱不去活捉林志玲,咱只想拯救烟民。

2015-4-2/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