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往淡水的捷运道上随着滚动的车速翻飞的意象自然就联想到走在《乡间小路》上的当年才子年少的叶佳修,那一缕缕不食人间的袅袅炊烟渐渐聚扰又慢慢散去,《踏着夕阳归去》,在每一个残阳如洗人心如烟的夕照里。

到达淡水已晚,夕阳早让位给新街老街的盏盏灯火,淡水河边无粉无黛无色无烟,典型的台式乡情装点眼帘,一抹淡水村姑的闲意口感,风华披烟。
遥望情人桥迷离曾经的风流硝烟,这一曲乡居小唱穿越了三十年,在叶佳修和叶佳修们的指尖静静流淌,空灵如烟的歌声跨海越洋叩响人心至今不散。

“远远地见你在夕阳那端
打着一朵细花洋伞
晚风将你的长发飘散
半掩去酡红的脸庞”

只是,只是淡水太小,小的像岛国少女的一扇等待开启的门,淡水的夕阳很大,大的能映红整个美人的脸。

“我仿佛是一叶疲惫的归帆
摇摇晃晃划向你高张的臂弯
苍穹有急切的呼唤在回响
亲亲别后是否仍无恙”

年少多情的才子尽可在姑娘的窗下唱上一晚,沉静似酒的老男人却在美人的心间点亮一盏灯,照耀或者揉碎这一颗芳心,让明天的她继续枯萎或迎风绽放。

“来吧 让我们携手共行
追逐夕阳的步履
走在林间的小径
撩过清清小溪
那儿有一座小小蜗居
等待着我们
踏着夕阳归去”

老男人站着就是思想迎风挥洒就是今晚的风向标,能不能撩拨眼前的小溪不重要,天上人间尽可逍遥,仙人掌醉在卧夕阳下,无边升腾的酒意弥漫夜空。

2015-4-3/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