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是习近平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奠基石,如果按照中共过去遵循的规则和模式,中共十八大制定的政治纲领和路线,就是习近平施政之后的主要奋斗目标和任务。但在这次大会的所有政治议题中,反腐并不是其中的重要内容。直至在中共随后相继召开的1至3届中央全会的决议中,也依然没有把反腐提高到深化改革的战略高度:也即把反腐作为一场声势凌厉的政治运动,并不是这3届中央全会的政治共识和战略决策。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习近平关于反腐的重要论述,都只能散见于他自2013年11月以后的各种会议讲话之中。

而习近平在十八大之后的举旗反腐,其实是由薄熙来案给逼出路的。而薄熙来案的发生,是由王立军2012年2.月6日闯入成都美领馆事件所引爆的。据国外各媒体披露出来的信息是,王立军在交给成都美领馆的文件中,大部分是揭露薄熙来与周永康密谋,企图阻止习近平上位,夺取中共最高权力的内幕细节。后来这些文件,又由美国总统奥巴马转给了正在美国访问的习近平。随后,在中纪委对事件的调查之后,薄熙来于2012年3月15日被免职。所以,许多五毛为薄熙来倒台而惋惜下泪时,无不抱怨他“一拳乱了大谋”。

但当时这个结束薄熙来政治生命的决定,并不是习近平当时能够随意作出的,而是由当时主政的胡、温拍板作出的。而薄熙被赶下台的原因,据笔者的分析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他在重庆的所谓“唱红打黑”,与江、胡推行的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左右有别。二是他专横跋扈的张扬气势,对胡、温的领导权威构成了威胁;三是他与薄谷开来案和王立军案涉嫌。四是他与习近平同属“太子党”,存在着“争龙椅坐”的嫌疑。至于而后来指控他的贪腐问题,由于涉嫌贿赂他的主要证人徐明当时并未入狱,所以不是原因之一。

而薄熙来的被审判和定罪,才是习近平18大上位之后的“政治露脸秀”。也即:如何给薄熙来定罪,才能达到杀鸡儆猴,打击政敌的目的。对此,许多不懂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残酷性的人认为,既然薄熙来有那么多参与周永康集团谋反篡政的政治嫌疑,给他定个“反党政变”罪,不是顺理成章而又令人信服的么?但倘若这样的话,显然就是低估习近平能够上台执政的政治智慧了。

实际上,薄熙来主要是由于与薄谷开来和王立军杀人案涉嫌而“东窗事发”,而不是由于贪腐问题而“东窗事发”的。但后来的审判结果,却正好以此前后颠倒。而是以他“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三宗罪判刑入狱的。而对海外媒体炒得有声有色的“薄熙来、周永康集团谋反政变”这回事,却被销声匿迹了去,至今真相始终未白。

那么,习近平对薄熙来只以贪腐嫌疑定罪,而不以“反党政变”嫌疑定罪呢?看来要回答这个质疑,只有在中共党内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去寻找原因了。中共自建党之后一直政治斗争不断,到毛泽东晚年时,已经发生过10余次。如果再把华国锋与“四人帮”的斗争,邓小平与华国锋的斗争,邓小平与胡耀邦的斗争,邓小平与赵紫阳的斗争计算在内,就是14次之多了。而其中以“反党政变”罪名被打入地狱的并不是少数。但这些曾经被打翻在地的人,只是在政治上被判了死刑,而在道德上和人格上并没有被判死刑。

因此,只要以后的政治势力和格局发生变化,依然还有恢复名誉,官复原职的可能,就像邓小平当年的三落,还能够三起一样。而习近平对这些中共党内政治斗争史,无疑是稔熟精通的。倘若他再以政治斗争方式处理薄熙来,岂不是重蹈毛泽东晚年处理邓小平的覆辙,而给自己留下政治后患了吗?由此不难见出,习近平对薄熙来仅以贪腐嫌疑定罪,分明是经过一番运筹帷幄的政治智慧考量的。

或者说,是他在充分总结吸取中共党内政治斗争经验教训之后,而作出的最佳政治策略:也即用贪腐之罪打击政敌,往往更能在道德上和人格上置人于死地,也就更没有在政治上翻身再起的可能。而这一政治斗争诀窍,在中国封建专制制度长期的宫廷权斗中,是常见不鲜的。比如年仅17岁的崇祯皇帝登基伊始,铲除9000岁的活老虎魏忠贤;嘉庆皇帝登基伊始,铲除父皇乾隆的重臣和珅,其罪名都是贪腐,而不是他们专权乱政,扰乱朝纲。但在实际上,他们是几者皆而有之,数罪并在的。

由此见出习近平对薄熙来的处理,并不是出于权力的理性,而是出于理性的权斗。故而,他通过对薄熙来的审判,欣然达到了一石几鸟,一箭几雕的目的:既打倒了薄熙来这个眼前最危险的政敌,又为进一步清除其他潜在政敌铺平了道路;既为当前的官场败坏找到了“替罪羊”,又为民间潜藏的仇贪恨腐情绪找到了“泄洪口”。所以,至今人们在论说习近平反腐的主要推手时,总是绕不过王立军这个功罪俱在的人。因为如果不是薄熙来出手太重,使他不至于兔急咬人的话,那么他们之间没有谁是与腐败真正过不去的。

而现在看来,习近平在打倒了薄熙来这个政敌之后,便随之发起的这场反腐运动,并不是没有政治原因的。原来王立军交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再由奥巴马转交给习近平的那个王立军揭发“薄熙来、周永康反党政变”的材料,经过中纪委极为慎重、严密的调查之后,证明并不是假的。这其中暴露出来的主要要害问题,是反对习近平上位,企图取而代之的,并不仅只是薄熙来、周永康两人,而是一个“虎威”尚在的权力集团。而在这个权力集团的背后,则是一个疯狂掠夺国家资财的利益集团。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不反腐,能行吗?或者说,习近平不反腐,等待他们来反自己吗?肯定不能。而这才真正是他举旗反腐的初衷和出发点。也就是说他的反腐,其实是贪腐给“逼上梁山”的。至于激励他反腐的真正动机,是否真的像体制内理论家们抬轿的那样,是出于“从严治党”的崇高政治使命和高尚道德良知使然,则只有他们自己才心知肚明了。

当然,客观地看习近平的反腐,不管他的始发动机和手段如何,但通过后来二年多的反腐实践证明:他自2013.1 22在在中纪委十八届二次全会上,发出反腐要“坚持‘苍蝇’、‘老虎’一起打”的政治动员令以来,可谓是一路成果斐然,功不可没。以致如今,除了有近百余名部省级高官和数百名厅局级官员落马受刑之外,连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这类权倾中南海的将相王侯也被拉下了主席台,成了国民茶余饭后的补品和笑料。

因而面对如上习近平反腐的成果,我们是否可像某些不知现代极权政治为何物的人那样预言:习近平当下的反腐,已经超越了党内政治斗争的窠臼和路数,而日趋接近他通过反腐“净化政治生态环境,发挥正能量,依法治国,实现中国梦”的政治抱负和战略目标了呢?答案是,不能。其原因是我们在没有看清他所要整治的这个“政治生态环境”的现状和面貌之前,或者说,是在我们没有看清当下官场究竟有多“厚黑”,和被整治后有多“亮堂”之前,是不能如此盲从妄断的。

只不过唯一可以敞开话说的是:习近平自薄熙来案“亮剑”之后,中共近20年来以利益维持权力平衡的“大团结”局面,已经不复存在了。以致“太子党”与“太子党”之间,“太子党”与“官一代”、“富一代”之间,已经彻底撕破了脸,露出了彼此各不相容,直至鱼死网破的决斗架势,也就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彼此“闷声发大财”的权力和利益格局了。而这,对于分化和打破高层权力结构的凝固状态,促使中共逐渐回到胡耀邦、赵紫阳开创的政治体制改革正道上来,还是有好戏可看的。因而作为看客的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