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接手王建民案的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近日对笔者谈及王建民案时说,由于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关押于深圳南山区看守所的王建民,面对恶劣的生活环境,不停地抗争,他所在的监舍共20多人,本人被强迫夜里睡在水泥地上,曾为保护个人的权益而绝食抗议,此后警方担心出现状况,而允许王建民上床就寝,但他必须与其他嫌犯一样,每天夜里站岗两小时,我听到这一消息感到震惊,非常愤怒,笔者当年遭受薄熙来迫害,曾被警方羁押多达2年半才交由司法审判,但凭心而论,我住过9个囚徒的小间和28个人的大间,但从未睡过水泥地,王建民的处境表明,周永康倒台,但狱警践踏国家法律和人权的恶行不仅未收敛,而且雪上加霜。

由于过去王建民家人聘请的律师,辛勤有余,但勇气欠缺,迫于官方的压力和恐吓,我未能与律师过多交谈,对日夜牵挂的建民了解甚少,但现在,勇敢的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向我详细介绍看守所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这样直白,我才知道建民并未因为是媒体人士而受到善待,这一点与以前他在深圳市第二看守所的境遇有所不同,据我亲身体验,一般的情况下,看守所越大,嫌犯越多,级别越高,相对条件就越好,越是小的偏远山区的县级看守所,越是条件极其恶劣,关押嫌犯的狱警一般对文化人大都比较客气,不知道为什么南山区看守所对建民如此不公?我估计可能该所的领导与王建民得罪的广东官场的某人有特殊关系。

4月11日,王建民的太太曾发出一封公开信,事先我并不知情,我是从博讯网上看到的,读后非常难过,整整一夜都辗转难眠,我立即将其转发文学城《姜记者博客》,并拟定了题目《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了吗》,立即得到3000多人的点击,这表明,许多人关注此文字狱。一个美籍的港人在当地办刊物,一个学成回国的赤子献爱心,爱国家,爱人民,爱家人,爱朋友,在深圳居住,却是去“送死”,足以证明:“一国两制”已是“一国一制”,专制和官制,唯独没了“法制”,中国的贪官污吏并不在乎邓小平的承诺,抓捕建民的指令,不论来自京城还是地方,他们都是用文字案摧毁了港人的梦想和民族的前程,“中国梦”已成了噩梦。

我念及2001年,在被大连国安抓捕之后,太太曾专程前往香港,求助于时任《亚洲周刊》中国特派员的王建民,他曾给予无私的帮助,至今不敢丝毫忘怀,本以为习近平接班,中国法制会有所进步,曾多有肯定,但不料,14年过去了,中国依然文字狱泛滥成灾,既使是两次蹲过劳教所的习近平,也未能改变这种“因言获罪”的状况,只不过,警方对王建民在香港出版发行《新维月刊》和《脸谱》杂志的行为强加新的罪名:“非法经营”,他的家人回忆说,至今,建民已被深圳市公安带走已整整311天了。2014年5月30日凌晨,他们全家,连同十岁的女儿,九岁和一岁半的儿子及他的父亲,在梦中被惊醒,就从此开始了他们漫长的梦魇。王太质问说,他们还要把建民关押多久?香港是“一国两制”,为什么出版发行的《新维月刊》和《脸谱》月刊就成了“非法经营”?

实际上,在我看来,之所以广东省的贪官污吏要置王建民于死地,就是因为他在与内地一河之隔的香港出版的杂志上,多次刊出揭露地方官场黑暗和贪腐的问题,这已对其政敌授之以柄,随着习王反腐力度的增大,地方官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而惶恐不安,因此,建民与当地一些大权在握的官员之间,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南山区的看守所要他不得不忍受虐待,是想利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进行打击报复,既想搞垮他的身体,也要催毁他的精神和意志,律师李方平说,他变得很消瘦,但特别坚强,我印象里建民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不象我等文弱书生,没想到羁押才不过一年,就把建民整得面目全非,可以想见,看守所的人权状况是何等恶劣。我不得不再一次为旧友呐喊和呼吁,并建议他的家人聘请李方平为新的律师,为即将开始的司法公审做好准备。

笔者与李方平是颇有缘分的朋友,2009年5月30日,我应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邀请,曾去巴黎小住数日,在那里的一个偶然场合,邂逅了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记得是巴黎的一所大学邀请他去研修和演讲,当地有一个叫江浩的读者驾车带我俩去枫丹白露观光,一路上我们多有交谈,虽然李方平身体单薄,但精神强健,胸有成竹,他侃侃而谈,口若悬河,对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建设颇有独特的见解,令我敬佩。我还和他一起到魏京生的弟弟魏晓涛家里做客,体验了民运人士生活的困窘,大家谈论中国的现状与前程,都有相见恨晚之感,没想到一晃多年如白驹过隙,6后的同一天,王建民被抓,竟需要李方平做辩护律师,真是巧合,或许是天意,我多次与李律师电话联系,对他为王建民辩护抱有真诚的希望。

我认为,中国处于一个历史转型时期,象一部陈旧的列车正在靠惯性滑行,每一个都可能成为专制制度最后的牺牲品,王建民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中,既然必须要走法律程序,就应当高度重视庭审检方编造和指控的罪名,而李方平不仅勇敢而坚强,而且具有为弱势群体维权的丰富经验,代理此案,最是得力。2006年,他为山东盲人陈光诚“聚众扰乱交通故意毁坏财物罪”案提供法律援助,曾在临沂的大巴车上遭到10多个手持铁棍、不明身份男子暴力殴打,头部被打破,深可见骨,这是中国司法史上律师维权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他不得不入院治疗,新闻轰动一时;后来,2013年9月4日,李方平律师在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刑警队交律师手续时,又有类似经历,他突然遭到警员江雨无故殴打,致李方平律师阴部、手臂多处受伤,甚至,2011年4月29日,他自已也被北京警方带走后失踪,5月4日被释放。

尽管李方平多次受到打压与恐吓,但他始终站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一边,从未屈服与退缩,现在,王建民不幸地成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李方平就是他与外界沟通的最佳人选,因为在一个黎明前的黑暗世界里,用媒体的力量,逼迫贪官污吏,把徇私枉法的案件,放到众目睽睽的阳光下操作,可能比较好一些,也是处于绝对劣势的可怜者,唯一的选择,我不求感动上苍,只是问心无愧。可以预料的是,不论深圳官方如何徇私枉法,都将在李律师的力辩下败阵,但法官只能屈从强权,违心瞎判,人们都知道,在中国的法庭上,法官未必能独立公正的审判,但律师却能代表社会的良知,发出真诚的声音,使社会残留一点点希望,我坚信,参与对建民枉法追诉的贪官污吏,终将受到未来的清算和审判。

2015年4月12日于多伦多大学。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