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n就在本文落笔之时,数里外科隆市的大教堂里有150支蜡烛被点燃了,德国人正在为3月24日“德国之翼”航空罹难的全部乘客和机组人员进行隆重的追思仪式。除了罹难者的家属,还有德国政府的首长总统高克、总理默克尔、北莱茵州长、议会议长和国外的政府代表及普通民众参加。鲜花、音乐和悼词,仪式庄严肃穆。3月那一天,银翼的飞机从西班牙的巴塞隆纳起飞,乘客赏心悦目地望着窗外蓝艳艳的天空,已经到法国境内,目的地德国的杜塞尔多夫翘首可盼了。突然飞机开始剧烈下降,8分钟后撞毁在白雪罩顶的阿尔卑斯山。这不是一次空难,而是患有抑郁症的副驾驶员的自杀行为,一名病患,149名无辜的陪葬者。死者中包括16名中学生和他们的两名老师。

在今天的追悼会上,150支蜡烛代表人们对所有死者、包括患病的杀人者,总共150人的追思。众人致辞当中,从家属代表、大主教、到总统,没有怨恨和责备,有的是哀伤、同情、感恩和祝福。对于事发后参加营救的人员、伸出援手的当地村落的居民,甚至出事的航空公司,由于他们迅速并人性化地处理得当,都得到了人们发自内心的感谢。包容、宽恕是西方基督教文明的重要内涵,它使得政治和社会的运作具有一种不可被权力和利益动摇和取代的润滑剂—伦理,这种精神它也贯穿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这儿的社会的确有一种从容与和谐的气氛。

同样是今天,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被关押了一整年的资深记者高瑜经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众所周知,这个国际瞩目的案子,事实上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无中生有的司法丑闻,各种迹象显示这是习近平政府对批评他的异议人士进行无情报复的手笔。国家秘密如何能落到一位年届七十,没有党籍、党龄的写作者手中?所谓的秘密不过是有关“七不讲”的9号文件,早在高瑜“非法提供给境外”的2013年8月之前,5月份就已经在网上被网民热议了,在国外也都多有讨论,给她贯上这种罪名,简直就是拙劣的笑话。高瑜于八九之后以及九十年代曾两次坐牢,个人的切肤之痛和性格中的正义感,使得她对习近平抱有一种“期待”,故而在她给德国之声的“北京观察”专栏的文章中责之甚深,要他学习父辈的正直榜样,谁料到敢于打虎,跟贪官斗智角力的习近平格局如此之小,竟然容不得一点儿谏言。

高瑜是个性格豪爽,聪明理性,却又细心体贴的女性。犹记得她2006年获得华盛顿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的新闻勇气奖,笔者当时陪同她去购装,以便在颁奖会上靓丽出场,购物顺利,但是当时天已墨黑,华府地区面积辽阔,我迷失方向,把车开到了不安全的黑色区域,心中不免慌乱,她坐在我旁边,一言不发,伸手按钮把所有车门从内部锁上。望着她安静的脸庞,我镇定下来,终于找到了正道,开出迷宫。笔者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期间,高瑜多次代表笔会参加国际活动,我因而有缘,数次跟她近距离相处、谈心,她的确具有女性中少见的率真、果断和慎密的观察和分析能力,对事情往往画龙点睛,一语道破。她是重情义的妻子和母亲,多年来照料因中风行动不便的夫君,家中里外一应打理,赚钱养家都是她的肩头责任。我曾想游说她出来竞选笔会会长,但是她怕当局会采取报复手段,断绝她为“德国之声”撰稿的收入,因此没有答应。现在看来,不仅她的生计被剥夺,连人身的自由都丧失了。作为一个记者、作家,高瑜求知若渴,每次到香港,她都会买一箱子书带回去,许多男性朋友们都当过她的书僮,替她买书、带书、寄书、运书,没有怨言。

中共治国一甲子,将中国文化里故有的礼让、敦厚、仁义、诚信这些美德和伦理价值全都通过不断的政治运动而埋葬了,取而代之的是人性中最阴暗的那些贪婪、淫秽、暴虐、狭隘、怯懦的特点得到发扬光大,整个社会不公不义,充斥一种暴戾之气。宽容被视为软弱,正直不屈似乎是不识时务的代意词。笔者观察大陆的文艺影视作品里,模糊歪曲的逻辑、庸俗肤浅的美学准则一路贯穿,并且渲染一种非白即黑,非对即错的简单思维,仇恨报复是广泛被接受的观念和行为准测。人们不会思考事情的因果,只用直觉来判断眼前的现象。如果老百姓有决定权,对于贪官和城管大约都无疑意地希望他们被投进绞肉机里去,但是这些现象的肇因者,始作俑者其实是制度,但他们不会去考虑和追究。当年邓小平如何对付魏京生,现在习近平就如何对付高瑜。可惜,既生瑜,何生习?如果今天习大大挥一挥手,放了高瑜,历史一定会记下一笔他的雅量,传为美谈。现在他再多打些老虎也扳不回来,气量狭窄的独裁者将永远是他的标签,而高瑜永远是人们心中拥有美好形象的勇者。

2015/4/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