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澳洲最大的畅快就是你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因为这里不存在食品不安全,只要是上柜的人们就相信是安全的,只要超巿敢卖的我们就敢放心大胆吃下肚的,在这里没人怀疑牛奶会有问题,就像在我亲爱的祖国,没人敢相信我们的牛奶没有问题。

象美国人一样,澳洲人对待转基因食品也是相信政府,就像一个男人相信自己女人不会在菜里下毒,澳洲公民相信自己的政府会为国民的健康饮食把关,就像相信他们天天听到见到的蓝天白云和上帝与他们同行的脚步声。

他们管你什么主义,除了老破中国,没人在乎你什么主义。

和据说我们年薪五万苦大仇深的中华白领想买一套北京三环外或上海中环边一百平的房子他们得不吃不喝从零岁开始打工直到六十岁才能完成不同,澳洲一普通年薪五万澳币的公民只要不是在悉尼市中心买房,他们有吃有喝十五年便可完成,若他们不吃不喝也从零岁开始打工,在六岁半之前他们便可获得自己的物业,如果他们想获得的话。

奶奶的这资本主义真够腐朽的,难怪骆家辉大使在北京没法混下去了只能卷起铺盖走人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