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实现对学生的全面控制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教育,那么培养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能力岂不是教育的天敌?那么教育的初衷又是什么?是谁篡改了它的初衷?让它沦为监视下的全面控制?

据喷嚏网上介绍,河北省邯郸市广泰中学实行“教师全程随班办公”的模式。学校每个教室后部设有班主任办公室。班主任通过办公室窗户能够零距离随时观察每位学生,在办公室随时掌握班级动态,第一时间发现学生存在的问题或规律,及时有针对性地介入解决问题。

这种全景监狱式的教室让我想到了小说《1984》中的一句话:“老大哥在看着你!”

英国小说家乔治•奥威尔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写过一部小说:《1984》。在这部小说里,1984年的世界变成了一个极权统治的堡垒。整个世界禁锢得如同一个罐头。密不透风,滴水不漏。“罐头”里的人随时随地被权力的眼睛监视着。一切行为,事无巨细,全都被看着。人沦为工具,完全活在“被”字的世界里。那句“老大哥在看着你!”让人不寒而栗。所有的隐私、故事、娱乐全部被消灭。甚至连做爱也只是为了完成生出革命接班人的光荣任务而已。

1984年到来后,我们发现它并非是奥威尔的《1984》。极权主义的发条已经松动。这台企图“解放全人类”的庞大机器已疲惫地进入“后极权主义时代”。而自由却以其暖气、面包、娱乐、个性的力量冲塌柏林墙,暖流一般扩张着它的世界版图。

1984年早已远去。但《1984》的阴魂却没有散尽。它除了依然以其死神般的黒翼笼罩着某些专制国家的天空外,它也躲在各个国家的监狱里、工厂里、学校里。广泰中学这套全景监狱式的管理毫无疑问会被光荣地载入教育的奇葩史上。应试教育终于发展到了它的顶峰。从孔子坐下来闲聊式的“各言尔志”到头悬梁、锥刺股式的自残,再到民国时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以至到今天的“全景监狱”,中国教育终于迎来了它那流光溢彩的奇葩时代。

小说总是在揭示现实的悲剧与荒诞。可有时我总觉得现实往往在重演小说。这是不是最悲的悲剧?最荒诞的荒诞?

技术努力的方向是制造最先进、更先进的工具。因为先进工具可以把人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让人更轻松,有更多的时间娱乐。但另一方面,在竞争、效率的催促下,技术思维也在改造着人。把人朝工具的方向改造,改造成生产效率更高的工具。于是工人成了生产产品的工具,个人成了国家机器的工具,成了乌托邦社会模式的试验品。前一阵子,有人为1959、1960、1961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事件辩护。理由是那时在进行社会主义探索。网上有人质疑:照这么说,饿死的人就如同做实验用掉的小白鼠一般?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千千万万的生命只不过是试验品?

汤因比在与池田大作的对话中认为,人的最高价值是尊严。而且这种价值是无价的,任何东西都不可拿来交换。而史怀泽又提出“敬畏生命”的观点,于是把人不当人成了世间最大的罪恶。把人往工具的方向改造无疑是这种罪恶中的一种。

有人称衡水中学是高考工厂,而毛坦厂中学则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这两个学校的目的就是把学生培养成机器,这“机器”专门生产一种叫分数的产品。衡水中学对“机器”的管理精确到分钟。“机器”在课间吸收点原料(水果)也被“停产”,然后赶回家反省。至于一台“机器”看上另一台“机器”并想摩擦点初恋火花什么的,那更是重大违纪。一位2011年毕业于衡水中学的女生保存了从高一到高三所做过的卷子,摞起来有2.41米。衡水中学还提倡“激情教育”,时常举行各类“誓师大会”或“冲刺大会”,学生代表与班级集体均发言表态、并相互比拼激励。这种洗脑术正是通过控制灵魂来控制肉体,将学生的肉体完全改造成一台只会疯狂运转的机器。

毛坦厂中学的学生5:30起床,夜里直到22:50才放学,有的学生一晚基本上只能睡3到4小时。曾在毛坦厂中学就读的学生高俊说:“在这样压迫的环境里,逼你去学习,每次考试都会排名,班级排,学校排。甚至你退步了多少名都要张榜公布,学校每次都要根据你的成绩模拟发榜,一本二本三本,将你归在对应的榜单下。”

这两个中学只是特例,中国千千万万的中学在模式上、在管理上莫不如此,只是程度上有些差异而已。

爱因斯坦说:“学校的目标应当是培养独立工作和独立思考的人。”“应该始终把发展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一般能力放在首位。而不应把取得专门知识放在首位。”如果爱因斯坦被衡水中学和毛坦厂中学气活了,然后拉着奥威尔到广泰中学参观一下他的《1984》,不知作家会对科学家说些什么?

十八世纪末,主雷米•杰瑟姆写了本书:《圆形监狱》。圆形监狱“使权力成为一双眼睛,通过透明达成权力,越是私人生活透明的地方,权力越畅通无阻。”在广泰中学,班主任通过教室后面的办公室窗户进行全天监视,从而达成对学生的全面控制。法国哲学家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中认为,注视的目光“比发展军备、增加暴力的作用更大。一种监视的目光,每一个人都在这种目光的压力之下,都会逐渐自觉地变成自己的监视者,这样就可以实现自我监禁。”

如果实现对学生的全面控制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教育,那么培养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能力岂不是教育的天敌?那么教育的初衷又是什么?是谁篡改了它的初衷?让它沦为监视下的全面控制?

被监视的学生也许会以为作为监视者的班主任具有高高在上的无限权威,其实他们也只不过是被编织进权力罗网的一丝一线而已。他们身后也有根绳子在牵制着他们。正如福柯所说的:“这是一台巨大的机器,每个人,无论他是施展权力的,还是被权力控制的,都被套在里面。”牧羊人原来和羊是一样的,都被一针一线地织成这个《1984》般的噩梦。

《1984》里的主人公说过:“如果你感到做人应该像做人,即使这样想不会有什么结果,但你已经把他们给打败了。”是啊,人总不能忘记要活成一个人的样子,而不是工具或机器的样子。面对《1984》般的教育,学生从机器还原成学生,教师从机器管理员还原成教师,如此,教育才能从工厂回到教育。而这一切,主要在于招生制度及教育体制的改革。

谈到教育改革,北大教授钱理群认为:“教育的问题不在教育,而在教育之外。整个中国教育病症已不是观念、方法问题,而是利益问题。中国教育已经形成了巨大利益链。组织教育改革的人就是在应试教育中获利的人,这就是应试教育越反越红火的原因所在。现在中国的整个改革都进入了深水区,教育改革尤其如此,不彻底斩断围绕应试教育建立起来的利益链条,中国教育改革和教育毫无希望。”

然而,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体制上,显然是不负责任的态度。每个人都是体制的受害者,但是体制内的每个人也都配合体制在施虐。所以,钱理群鼓励教育第一线的中小学教师,担起责任,“好人联合起来做好事。”所谓“好人”,指的是“真正的教师”。钱理群说:“‘真正的教师’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们自己爱读书,爱学习,有上进心;二是他们心存教育良知,爱学生,关心学生的生命成长。这样的教师,在教育第一线是不乏其人的,我的估计是比例小而绝对量不小,但能量、影响都很大。可能一所学校就这几个人,但非常优秀,有威望。问题是他们该‘联合’起来,联合起来做什么‘好事’?推动‘静悄悄的教育存在变革’。具体地说,就是从改变自己和周围的教育存在开始,尽力按照(或者部分地按照)自己的教育理想与理念去进行教学,从改变自己的课堂做起。”那么,这种“静悄悄的教育存在变革”该从哪里入手呢?钱理群认为:“要从教师的阅读入手,爱读书的老师引导学生读书。老师们在一起读书、讨论,就自然会形成某种共同、相似的教育理念,人生信念,然后就一起商量,如何把这样的理念、信念,贯彻到自己的教学活动里,进行教育改革的实验。”

当然,在现行教育体制下,不可能大有作为,但还是能够小有作为。“影响一个算一个,帮助一个算一个。”钱理群如是说。这就是他提倡的“低调的理想主义”。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