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市一批按部就班的人们,平静而且安宁,没有激情没有暧昧的花朵和打家劫舍的赌徒,人们从一个点走向另一个点,从这间屋走向另一间屋,池塘里蛙声平庸没有倦意也没内心的冲动,日子在平淡无奇中一天天过去,走向平凡的落日走向毫无生气的黎明和淡而无味的炊烟上的轨迹。

整个世界静的象一根挂在空中的绣花针,也许只要绣花针落地就是一声惊雷或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比如巴黎公社的前夜那昏昏欲睡的宁静,比如1840那枚即将射向大清王朝的炮弹,比如1917那艘巡洋舰第一声共产暴力的礼炮,一切是那么突如其来,又那么命中注定。

人类,你在劫难逃。

一个城市无声无息的躺着,象一个百无聊赖的女人可以接受任何摆布或者改造。于是一股神奇的力量象一阵风吹遍这个城市,市民被人为分成博学、友好、诚实、无私和无畏五个派别,人们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个伟大的乌托邦实验,每人在自己所属派别中尽善尽美,人们毫不怀疑永久的幸福和平就在今天或者明天。
如果机关算尽就是理想的到来,那么何必等到今天,圣贤的世界大同一千年前就已实现。然而历史一次次总在嘲笑一波波一厢情愿的乌托邦制造者,包括这部《异类的觉醒》。

从游戏规则的制造需要很久,实施只需一夜,一觉醒来所有的规则全部改变,每个人都是他派别轨道的运行者。与历史告别,切断过去,生活从今天开始,然而新生活充满血腥和夸张的暴力。

所有乌托邦都能唤醒人们沉睡的死角从而疯狂叛逆,当以往的生活守则全部打碎,狂热过后的人们也会在另一个夜里突然醒来,从漫漫长夜走向乌托邦只需一个政治奇人的振臂一呼,从非理性狂暴高潮退到谷底也就一个瞬间。

无论人民怎么愚不可及,历史的碎片怎么集体脑残,但人心不可能永远沉睡麻木逆来顺受,铁幕也不可能永远遮敝阳光,人们终究要回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于是有了这部电影的主题。

美国片很久没让人回味了,21世纪的好莱坞精神淡化故事消灭主题,这是个例外。这个另类觉醒充满变数,这个主题邪门的出奇,但却异常饱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