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回顾:带了一个越南美女回宾馆,老婆突然打来的电话搅了好事。想到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我及时中止了正在进行的交易。为了安慰美女,我请美女一起去喝咖啡。

因为一个打错的电话,我和第一任妻子相识了。

1998年9月,我作为9年前在那场运动中被判刑最长的学生终于走出了监狱大门。曾经看得比生命还珍贵的理想,在监狱外的阳光照耀下,像冰雪一下融化了。现实不只是理想,更多的是柴米油盐。为了生存,出狱第二个月,我就远赴上海打工。当年底,由于上海到处抓盲流,我不得不回到成都。回来后,我四处求职,投出的数十份简历都石沉大海后,最后只好选择入职门槛相对较低的保险公司。

3月初,我开完例会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刚“喂”了一声,对方说“哦,打错了”,就准备挂掉。作为保险公司业务员,这种送上门的潜在客户当然不会放过,我赶紧说:“小姐,别挂呀!既然茫茫人海中你能打到我的电话,说明我们有缘呀,聊几句吧!”也许她当时的心情不错,没有拒绝我,我们就在电话里聊了几句。虽然只是简单几句话,我却拿出了培训课上老师传授的销售知识,问清了她的姓名及家庭住址等基本情况。也许我们真的很有缘份,当天下午,我回郫县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一个面容靓丽、身材很好、气质不俗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悄悄向朋友打听她的名字,竟然是上午刚刚与我通过电话的女孩。我大喜过望,立即走过去与她打招呼:

“黄小姐,你好!我是阿明,上午刚与你通过电话,我们交个朋友吧!”

“你也太直接了吧!是不是想追我呀?”

“当然!这么漂亮的女孩谁见了不动心呢?”

“那要看你有什么样的本钱了。”

“除了长得有点帅,我没有其他本钱。”(亲,读到这里千万别砸砖哈!我承认当时确实精虫上脑,真的以为自己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是吗?那我可要仔细瞧瞧。”她以戏谑的表情看着我。我一看有戏,又和她说了一大堆有盐无味、没有营养的废话,我们居然越谈越热烙,有几次我还把她逗得开怀大笑。

就这样,打完电话仅仅几个小时后,我们就正式认识了,但仅仅是认识而已。不过我并没有死心,差不多有一个月时间,我每天都约会她,她也从来没有拒绝。有一天,她很认真地问我,我是不是真的一无所有。

“当然不是!我在银行里有一百多万的存款,但是是以分为单位,而且是6个月以前的事。市公安局对面有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不过是租的。还有一辆车,是一辆很破的自行车。”

“你还真幽默!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

“我坐过9年监狱,刚刚出来6个月,那一百万分钱就是出狱时朋友们给的,已被我挥霍得差不多了。”

“听起来滿可怕的,我听朋友说过,不过你和别人不同。还有呢?”

“因为帅,我和很多女孩谈过恋爱,不过那已是9年前的事了。”其实吹牛,在此之前只谈过两次恋爱。

“你还在想她们吗?”

“大多数都已是过去式,但是最后一任女友我至今仍在想她。”

“为什么?”

“为了我的事,她被逼得精神失常。”我的语气开始变得沉重。

“那你应该去找她呀!”她不解地看着我。

“在她生病的时候,有一个人陪她渡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后来他们相爱并结婚了,还有了个可爱的女儿。”

“噢!是这样。阿明,我有点爱上你了。不过,没有物质的爱情是不能长久的。阿明,如果你想证明自己,我给你3个月时间,如果你能在3个月内挣够一万元,我就答应做你的女朋友。”

“好的,你等我3个月,我一定在3个月内挣到一万元。”承诺是容易的事,但是当时我刚刚进保险公司,既不懂销售技巧,也没有掌握一批成熟的客户,在3个月内挣一万元听起来就像天文夜谭,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但是为了爱情,我没有放弃,每天都不辞辛苦地出去拜访客户。不停地被拒绝,又不停地去拜访。有一天,我到太升路一家财务公司拜访。这家公司不大,只有两间办公室,外面是一个较大的开放式办公室,4个年轻女孩在那里办公。还有一间门虚掩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我径直走进大办公室,向那几个看起来还比较和善的女孩推销保险。在我滔滔不绝地向她们讲述保险知识时,她们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女孩对我说:“我们都是小职员,没有钱买保险。老总有钱,你去找老总吧!”然后指了指那扇虚掩的门。我本来有点心虚,但是几个女孩都笑嘻嘻地看着我,还有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挣够的一万元承诺,像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也就不管不管顾,即使门后面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闯一闯,因此走过去轻轻敲了三下。“请进!”房间里传出一个雄厚的男中音。我推门而进,办公桌后面的男人抬头看见走进去一个陌生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是这样的,听说你需要了解保险,我来给你介绍我们公司刚推出的最新险种。”“卖保险的?”男人先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突然用很高亢的声音质问我:“卖保险的怎么随随便便走进来,你没看见这里是总经理办公室吗?Go out!”他的态度激怒了我,我也很大声地吼道:“总经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公司总共也就三四个人,告诉你,千军万马的场面我都见过,我还真没有把你这里当成一回事。”然后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公司后,我把当天的拜访情况汇报给经理。经理静静地看着我,然后问:“你去拜访客户的目的是什么?”“签单呀!”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我看你不是去签单,而是去斗气。恭喜你,你把客户打败了。”经理讽刺道。其实离开那家公司后,我就知道做错了,赶紧请教经理有没有办法挽回。他说应该尽快去向客户道歉,这也是与客户进一步接触的机会,如果获得客户谅解,不仅能够做成业务,还会成为你的优良客户。第二天,我买了几份小礼物送给那家公司的几个女孩,并诚恳向程总道歉。程总原谅了我的鲁莽,一来二去,我们居然成了朋友。虽然我做得很努力,我的业务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但是最初的一个月,我没有做成一笔业务。我觉得上帝把我抛弃了,我不相信凭自己的努力能够在3个月内挣到一万元,我准备向命运屈服。就在我即将放弃时,遇上银行利率下调,保险价格即将全面上涨。按照公司的统一安排,我将这一消息通报给曾经拜访过的客户。我的大部分客户,包括程总和他公司的那几个女孩都在价格上涨前与我签订了合同,我一周内收了10多万保费,当月提成近3万元,提前完成了本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拿到提成后,我立即给她打电话:“亲爱的,我想我现在可以这样叫你了,因为我已在你规定的时间内超额完成了任务,我希望你不只是做我的女朋友,还能答应做我的妻子。”当时,她与她的二姐正在广州出差,她说她会认真考虑。

几天后,她回到成都,我正式带她见了我的父母。我妈见我带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回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立即拿出一枚绿宝石戒指作为见面礼送给她。我妈对她说,这枚戒指是她当年过门时我奶奶给她的,现在她再传给自己的儿媳妇。她见我妈如此郑重其事,也很感动,说一定好好保管这枚戒指,今后再传给自己的儿媳妇。她把戒指拿回家后,小心翼翼地藏在衣柜的暗盒里。大约一周后,小偷光顾了我们的出租屋,那枚我们家已经传了三代的戒指被偷。我周一到周五都在成都,周末才回郫县,因此不知道家中被盗的事情。半年多以后,我们准备举行婚礼时,我叫她把戒指戴上,她才告诉我戒指被偷了。当时我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咯噔”一下,感觉是不祥之兆,对未来的婚姻充满忧虑。

她接受我妈送的戒指后,我们的关系就算正式确定了。就像童话中写的一样,“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我对突然来临的幸福却有一点不确定,有一天我问她:“我一无所有,还坐过牢,你看上我什么呢?”她说:“投缘呗!”这个回答太空泛了,我再三追问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她,她说:“阿明,如果一定要我回答,我认为是你的勤奋吸引了我,我相信你一定会给我幸福的生活。”我握着她的手说:“相信我,我一定会为我们的幸福努力工作。但是由于我过去的经历,当局可能还会找我的麻烦,如果哪一天我再进去了,你怎么办呢?”“如果他们再判你10年,我就等你10年。”她毫不犹豫地说道。因为这句话,她被我的很多朋友视为有情有义的侠女,在我的朋友圈赢得交口称赞。几年以后,当我们的婚姻最终走向解体时,我的好朋友欧阳懿不但当面斥责我,还要与我割袍断义。

1999年6月28日,即那次谈话几天以后,她打电话给我:“老公,你向公司请一天假,今天我们去把证领了吧!”“好!”我没有多说什么,立即赶回郫县,同她一起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2000年春节后,我们举办了婚礼。当年11月,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与阿娥从咖啡馆出来,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海边吹来的热风仍能让人感受到它的火辣,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她再三叮咛我明天一定要到公司点名让她带队,我让她放心,除了她我不会让其他人带,然后我们互道“晚安”,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我如愿同阿娥踏上了前往河内的旅途。(未完待续)

PS:儿子中考后想到美国看看,我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但是以我目前的经济状况,绝对没有能力负责儿子到美国的路费,我希望以这种方式为儿子筹一笔路费。这是一组系列文章,我承诺,每篇文章打赏超过100元,就发第二篇。你可以直接通过新浪微博(昵称:张明弟兄)打赏,也可以通过微信(昵称:张明)发红包,还可以通过支付宝(13880621550)转账啊!你的打赏既是我写作的动力,也能帮助一个少年圆他的出国梦。即使不能打赏,也请你帮忙转发,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