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回顾:我从赌场出来,旅店老板见我输了钱不开心,说要给我介绍一个越南妹妹,我无耻地答应了。

我们回到旅社时,大厅里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越南小姐站起来迎接我们。女孩20来岁,穿一件无袖T恤和一条洗得有点发白的牛仔裤,长长的头发很随意地用一条手绢扎在脑后,看起来干净、顺眼。女孩大约160厘米,并不是很高,但是胸部高耸、腰肢纤细,显得婷婷玉立,就是同T台上那些职业模特比起来也并不逊色多少。哇塞!美女啊!见到这样的尤物,我色心大动,恨不得立即将其生吞活剥。

“她叫阿娥,她的中文很好的,你们聊吧!”老板简单介绍后,就知趣地走开了。

我拥着阿娥到我的房间去。我的手揽着她纤细的腰肢时,她微微抗拒了一下,但很快就像蛇一样缠在我身上。一进房间,我紧紧搂着她深吻,如一只被太阳晒得半死的鱼拼命吸吮她的甘液滋润我干渴的唇。我一把将她摔在床上,她如一只待宰的羔,听天由命地任我除尽身上的衣衫。我看到她眼里滚出一颗晶莹的泪珠,但是我体内熊熊燃烧的野性之火已让我失去了怜香惜玉之心,我仍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一样扑了上去。

“叮铃铃!”身边的电话突然响起急促的铃声。为了安全,离开上海时我已经将电话关掉。进入越南境内后,我认为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才将电话打开。这该死的电话,早不响晚不响,却在这个时候来打搅我的好事,我气恼地一把抓起电话,想将它关掉。不好!是老婆的电话,我立刻柔情万分地回道:“老婆,什么事啊?”

“老公,你在哪里啊?你出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这么多天不给打电话啊?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你总是关机。”老婆很担心地问我。

“我很好!没有什么事。我现在越南,我和朋友过来看看有什么生意可以做。我在上海时把电话丢了,因此没有同你联系。”我尽量装着若无其事地说道。

“你骗我!你在越南我怎么还能打通你的电话?”老婆有点怀疑。

“真的!我还在芒街,这里是越南的边境城市,因此中国的电话还能使用。”我说道。

“是这样啊!”老婆相信我的话了,她又在电话里唠唠叨叨地说她和儿子都很想我,让我办完事就立即回去。她还叮咛我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否则她和儿子都不知道怎么办。老婆的电话打了20多分钟,电话里全是千般的叮咛和万般的恩爱。我和老婆相爱于患难之际,婚后很快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我们很穷,但是我们很恩爱,我们一家也很幸福。老婆的电话唤醒了我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也将我心中那团野性之火一点点浇灭。接完电话,看着仍然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阿娥,我抱歉地说道:“穿上衣服吧!”

她幽怨地看我一眼,小声抱怨道:“搞什么嘛?你叫我来,就是听你打电话吗?”

“你别误会,我只是现在没心情了。”我一边说,一边抽出两张百元大钞塞进她的衣服口袋里。“这样好了,我听说越南的咖啡不错,你陪我去喝咖啡吧!”

“好吧!”都说有钱能能使鬼推磨,更何况一个卖春的女子?阿娥见我出手大方,立即转怨为喜,高兴地穿好衣服,亲亲热热地挽起我的手去喝咖啡。

越南的咖啡馆很多,街上的咖啡馆一家连一家,和其它地方产的咖啡不同,越南的咖啡有着一种泥土般的腥香,好象喝多了会醉。越南的咖啡馆也不像在国内是在封闭的室内,放着浪漫悠闲的音乐,好像只有有钱人士才可去消遣的地方。越南的咖啡馆都是比较大众化的,越南本地人,外国人都有可能出现在这里。阿娥带我去的这家咖啡馆是半露天半室内的,整个咖啡馆以橘黄色为主色调,几把橘黄色的大阳伞与几棵有了一定年龄的大树点缀在其中,大树上还挂住几颗不知是否是用铝丝团成的大银球灯饰,增添了几份温馨。这里的生意还相当的不错,放眼望去几乎没有多少空位。整个咖啡馆分为三层楼,并有着小三层的露台区域,有着一种层次,但又不会显得那么呆板。从路边上到咖啡馆有着几级的楼梯,中间有个小小的人造喷泉,楼梯分着两旁来到座位处,为一小层露台,左边再加上两级楼梯又到了第二小层露台,第三小层露台就在一楼与二楼之间,需要进入室内才可到达,进入室内的地方有着一条小溪,养着几只悠闲的小鱼儿,它们也一样与人们享受着这里的惬意,真是幸福的鱼儿。室内有三层楼,每层楼都挂着一些漂亮的灯饰,点缀在悠闲的环境下更是多了一份温馨,室内还有几台平面电视镶在墙里,人们可以一面喝着东西一面欣赏精美的电影,或是听着悠闲的音乐,那真是一种享受啊。

我点了一杯冰咖啡,阿娥则要了一杯果汁,她说晚上喝了咖啡睡不着。刚开始,我们都有点拘束。也许是咖啡馆的气氛感染了我们,渐渐地我们也就放开了,也像其他情侣一样靠在一起,小声地说着话。她问我到越南来做什么,我随口说准备到越南做点生意,明天将到河内考察。

“你一个人去?有人带你吗?”她好象不经意地问道。

“我一个人去,有一个叫阿泰的在帮我办旅行手续,他会带我去河内。”我说。

“阿泰?是越中旅行社的阿泰吗?”

“嗯!”

“他不可能带你去,像他那种老导游是不会只带你一个人的。公司或者将你并到其他团,或者安排实习导游带你。”阿娥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有点怀疑地问她。

“当然了!因为我也是越中旅行社的导游啊!”她很是自豪地说道。

“是吗?”我完全不相信地看着她。

“是真的!我做这个是业余的。”她很小声地说道。随后又自嘲地笑了笑,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没听过这句话吗?10个导游9个鸡,还有一个在陪司机。”

听了阿娥的话,我却笑不出来。阿娥年轻、漂亮,又懂英语和中文,如果在国内,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外语人才啊!怎么可能出来做卖春的营生呢?阿娥一定有她的苦衷。在我的诱导下,阿娥告诉我她去年刚从河内一所三流大学的中文系毕业,毕业后在一家中国人开的广告公司跑业务,由于对广告业务不熟,做得很辛苦,却挣不了几个钱。听说芒街这边当导游好挣钱,半年前经人介绍到了现在这家公司。但是旅行社并不给导游发工资,他们的收入全靠客人给小费和带客人买东西时收一点回扣,她刚来,带不了大团,又不忍心骗客人买假货,因此收入非常有限。今年,她的弟弟考上了百科大学,需要一大笔学费。但是她的家在越南贫穷的中部山区,她的父母根本没有能力承担弟弟的学费,为了替父母分担沉重的负担,也为了弟弟的前途,她只好像其他的姐妹一样下海挣点钱。

“我弟弟上的是名牌大学,百科大学在越南的地位相当于你们中国的清华大学,弟弟毕业后一定会有很好的前途。”阿娥很骄傲地说道。

“阿娥,你是个好女孩,只是苦了你了。”轻握着阿娥的纤纤素手,我百感交结地说道。

“阿明,你也是个好人。我明天没有团带,你给公司要求,让我带你好吗?”她靠在我的肩上,柔柔地说道。

“当然好啊!有你相伴,我的河内之行一定温馨又浪漫。”经过短暂的相处,我已经真正喜欢阿娥了。我甚至想,如果我没有一个非常恩爱的妻子,说不定我会爱上阿娥的。(未完待续)

PS:儿子中考后想到美国看看,我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但是以我目前的经济状况,绝对没有能力负责儿子到美国的路费,我希望以这种方式为儿子筹一笔路费。这是一组系列文章,我承诺,每篇文章打赏超过100元,就发第二篇。你可以直接通过新浪微博(昵称:张明弟兄)打赏,也可以通过微信(昵称:张明)发红包,还可以通过支付宝(13880621550)转账啊!你的打赏既是我写作的动力,也能帮助一个少年圆他的出国梦。即使不能打赏,也请你帮忙转发,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