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先天下之乐而乐

Share on Google+

古人范仲淹登岳阳楼,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成千古绝诵,亦令我倍加崇敬。然 ,他有他的风骨,我有我的个性,我是既先天下之忧而忧,又先天下之乐而乐。

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是因为他不仅看到了世道的沧桑,民众的疾苦,更认识到当前的国家权力存在的弊端,这样继续下去会给百姓带来更大的悲剧,这个问题大多数人没能看出来、预感到,而他看出来了、预感到了,所以他比天下人先感到忧虑。宦海沉浮的范仲淹有这种眼界、预感是理所当然的。实际上古人中有不少仁人志士是有他这样的眼界、预感的,只不过没能吟诵出来。当范仲淹登岳阳楼吟诵出来后,自然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从而备受推崇,成为千古绝诵。

不过,范仲淹之忧,也仅仅只是对当朝皇帝及其幕僚感到失望,并没有认识到那是一种制度性缺陷的必然恶果,所以不仅是他,包括之后几百年来的所有仁人志士都没能创建一个合理的社会制度,即当今已在全世界很多国家实行的宪政民主制度,而只不过皇权帝制的反反复复,这不能不说是先贤们乃至中华民族的一大遗憾。

范仲淹更受推崇的是他后面的这句”后天下之乐而乐” ,它体现了范仲淹以造福百姓为己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励精图治的高风亮节。我当然也对此深表敬佩,但是,事实上,正因为一直没能创建一个宪政民主的制度,因而一直都没能真正实现天下百姓之乐,范仲淹们也就没能做到使自己快乐,他们大都一生忧患,有不少仁人志士因此而悲壮献身,或英年早逝。这既是天下之憾,亦是个人之憾。

我之所以说”先天下之乐而乐” ,并不是不管天下之疾苦、只顾追求个人的快乐,不是骄奢淫逸、寻欢作乐,甚至把个人的快乐建立在百姓的疾苦之上,而是以追求本身为快乐。因为我认识到了宪政民主制度的合理性、优越性,认识到了它实现的必然,我乐意去为之奋斗,我知道该怎样去做,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 并且感觉到在目前的形势下实现这个目标已为时不远,我更为在我参与后看到形势越来越好而高兴,从而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其中,同时也为认识了很多同仁而高兴,这就是我先天下之乐而乐的缘由。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比先贤和同仁们高尚、智慧,我的认识只不过是先贤们探索的积累和向西方文化学习的结果,是时代的必然产物,我的快乐只不过是我选择的一种态度。尽管现在还没能实现天下人的欢乐,尽管我这只不过是苦中作乐,但是,正如当今一句广告词所说的:我选择,我快乐!

阅读次数:1,02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