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是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发动改革30周年纪念日。25日环球时报发题为“苏联改革30年,无处纪

念只有祭” 的社评,社评全面否定戈氏改革。对此争鸣文章多如牛毛,但环报再提此事,那我也就再说几

句。

中苏都是共产党依据马列主义建成的社会主义国家。其本质特征都是一党制+计划经济。在斯大林和毛泽东

领导下,两个国家都陷入政治、经济、社会危机之中。为了挽救危机以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邓、江、胡、

习为代表的两国共产党领导人开始了改革。环报社评讲“……戈氏提出应把政治体制改革放在首位

的‘新思维’ 。他推动民主化和公开化,降低苏共在国家运行中的作用,鼓励‘全部权力归苏维

埃’ ,最终导致国家混乱和失控” “苏共领导力的削弱和瓦解是导致苏联改革陷入全面混乱的最

大败笔。”对同样的事实却有相反的认识,这倒也是常态。

中苏改革在两个领域展开。一是政治体制领域。中国是救党,一党专制不变,统治手法有变化。苏联是改变

一党制,在多党制中共产党与其它党平等竞争。另一是经济体制领域。中国背景是计划经济+命令经济,从

农村入手,步步为营较稳妥,但经改政不改使30年市场经济终成半吊子,形成权贵勾结、穷富悬殊、国

企垄断等难解之题。苏联背景是较发达的计划经济,痛改前非付出代价要大,但阵痛之后前苏东欧各国都走上了

较健康的市场经济发展之路。

两条改革之路:一条路为改良,一党专制不变,所有改革均为救党,因而所施改革也必是浮浅的、局部的、扭曲

的、异化的。似快实慢,政治、社会、经济大危机还在后头,长痛苦于短痛。第二条路为革命。对政经体制做

本质改革为革命,非暴力革命为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后的前苏东欧各国并非所有问题迎刃而解,也并非从

此一马平川,但毕竟翻过了山顶,冲出了峡谷。前条路是民主有无问题,后条路是民主多少的问题了。

中共已从革命党走向了反革命党。环报大骂苏改革的社评就是害怕革命、反对革命之作。请不要把结

论下得太早,历史还在走。

北京 査建国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