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26

引子:

有一个深夜,听见一只老鼠咯吱吱道:
午夜,
灰姑娘饿了,
想吃南瓜马车。
可她忘了,
拉车的是老鼠,
一口都没给她留。

我说:老鼠,
南瓜倒是圆的,
但那是驾马车。
你啃掉了一块皮,
灰姑娘没留意。

老鼠拈须笑道:
四只老鼠拉车,外加它们的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
把南瓜马车吃得精精光…吱吱

遂得此诗——

没有鼠是一座孤岛,
能把南瓜马车吞掉;
每个鼠都是小小的一员,
在一起啥啃不了?
如果有一只鼠胃口不好,
南瓜就得剩下一角,
如同吃饭掉渣,
或收割后的遗穗,
反正战场仍需要打扫。
每个鼠的死都令另一只鼠失去,
因为都在鼠类里。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此也为彼。

又:

我写完就饿了
很想喝南瓜粥
米倒是现成
可南瓜呢
谁动了我的南瓜

在一个平安的夜
想起一只老鼠
两只、三只、
四只、五只、六只
我睡去
去他的灰姑娘

一夜无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