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网友也算是朋友,如果六年可以算多年,那么我和雨声就是“多年的朋友”。

我和雨声曾经是好几个qq群的群友,只是我和他都是既喜欢退群又容易被踢的人,轮换了一些群后,就再也没在任何一个群里遇到他了。

过去我曾是他的qq好友,不知道今天是否还在他的好友列表,也不知道我的qq好友里是否还有他,因为确实很久没跟他在qq聊过了。记不清他拉黑了我多少次,也记不清我拉黑他多少次。

我对他不满的地方,是因为他总跟那些特恶心的“民主斗士”混。不管那些人有多恶心,他总是厚着脸皮凑过去,在推特上还经常转那些被我拉黑的人,所以我在推特unfo他,顺便也在别的地方unfo或拉黑他。

殷雨声能够被我惦记,是因为他是“民主阵营”里罕见的比较好玩的人。中国民主阵营虽然基本上是一群垃圾的组合,但是里面偶尔也有一些人品过得去的人,比如绝不低头的陈卫、男子汉魅力十足的浦志强、情商近乎完美的冯正虎,都值得一提。

殷玉生比他们好玩一些。他好赌,喜欢设置赌局,还喜欢输钱。

每当遇到有人被逮捕,我就想到殷玉生,问他为啥还不出来设个赌局,猜猜某人会判几年。

平心而论,殷玉生不是一个赌场高手。三年前他开了一个赌局,有一个大漏洞:如果设置一个巧妙的下注法,无论结果如何都可以让他损失至少8个百分点。于是我就问他:你下注不设上限么?你要不设上限我就跟你定个合同,有了这合同我真能借钱一千万,至少赢你八十万。雨声听我解释了我的下注方法后,说:“小赌怡情,您老人家仁心宅厚,最高可以下注300元。”

殷玉生长得不帅,非常像个农民,他是一个记者。

“我爸是李刚”这事儿就是他最先报道出来而家喻户晓的。李刚父子因此名扬天下,殷玉生因为这篇报道而失去了工作。除了那些喜欢在推特上下赌注的人,很少有人惦记他。即使在他厚着脸皮结交的民主人士圈子里,他也不是主流,什么好事儿都轮不到他,坏事儿却总能沾点边。他辞职不久,跟一群北京朋友聚餐,聚餐后就被四个便衣警察堵住暴打一顿,没跟他说什么原因。这种莫名其妙的不走运的事儿,总是跟殷玉生沾边,而诺贝尔奖、萨哈罗夫奖、普利策奖、美国总统接见、民主基金会发工资之类的好事,很少落到他头上,他天生就是个倒霉蛋。

据说殷玉生最近又沾上倒霉运,被抓了。抓他的应该是政府部门,用的应该是维稳费。好笑的是,他偷拍了自己坐在椅子上戴手铐的部分身体照片,发在微博上,这也是典型的殷玉生搞怪风格。

殷玉生被抓了,我忽然想给他写一篇文章。写什么呢?他不是那种扬言用人均xx年刑期填满监狱的口炮党,也不是遥控革命家,似乎也不“遵医嘱24小时绝食”,所以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话都不好意思说。

但是,推特上忽然少了一个设赌局的人,总是给人空落落的感觉。世界杯期间,那些低逼格的赌徒会对着球下注,而我们这些逼格比较高的赌徒,更喜欢赌民主斗士判刑几年,赌那些落马的中共高官判刑几年。每当殷玉生开赌场的时候,在我们眼中,政府不是政府,政治不是政治,就一堆赌具而已。

来源:简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