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征文共收到稿件20篇,数量比上次有所减少,但是质量有大幅提高。本次征文评委有蒋亶文、刘怀昭、阿钟、廖亦武、郝建。

一等奖(一名):周恺:《路——惟有诗人能上天堂》,奖金1000美元
二等奖(一名):王子建:《青年与出路》,奖金500美元
三等奖(二名):宣晓良:《戒土》,奖金300美元
曾金燕:《逮捕之夜》,奖金300美元

评委蒋亶文对《路——惟有诗人能上天堂》的评价:

一方面是诗人用幻想充盈着内心,一方面是记者用观察撕裂了现实,作者在不长的篇幅里,营造出了一个欲望交织和欲望破灭的世界,挣扎和逃离构成了这个世界的主题。

评委郝建对《路——惟有诗人能上天堂》的评价:

本文用现实主义和超现实意向结合的手法写出了某种虚无和荒诞的境遇。作者用一个新闻记者与机构、与自己的新闻职业与被采访对象的种种关系,通过主人公的新闻工作、文学的尴尬处境。作品用倒退的时间和穿插其中的诗歌来形成某种结构,有所设计但还又不刻意显露机巧。作品的文学语言也较为成熟,许多地方把现实的情节用奇谲的意象写出来,传达了作者和人物的一些敏锐感觉。从整个作品可以看出,作者具有较为专业的文学创作水准。

评委阿钟对《路——惟有诗人能上天堂》的评价:

技巧老练。

评委蒋亶文对《青年与出路》的评价:

作者用带有魔幻现实主义的笔调,描述了一个村庄的历史和几代人的命运,折射出农村所处的贫困和农民承受的苦难,而所谓的出路也往往是从美好的愿望通往另一种残酷的现实。

评委廖亦武对《青年与出路》的评价:

平实的敘述中,蕴含着对历史灾难的洞察,以及超越的想像力。

评委郝建对《戒土》的评价:

这个小说用卡夫卡式的方法设计了一个超现实的世界,有力地写出现实的压迫感,让读者体验到那种四面八方无可逃避的冰水浸泡似的环境和时刻有平庸作恶人群挤压、迫害的虐心之感。作者有创造性地设计了一个喜欢吃土的人,写他怎样被周围人视为怪物,怎样处心积虑要消除他的这点“不合常理”,怎样坚决要治疗他这个“怪癖”。这个文学形象可能让读者想起《变形记》,也可能联想起现实社会中的稍有不同,稍有怪异,稍微多思考一点点,稍微对现实发出质问的人会受到什么样的治疗。最后,作者用荒诞的李代桃僵故事来作为结局,有趣味地传达出作者想要营造的荒诞感。整个作品可以看出,作者熟悉现代文学所探索的一些主题和手法,并具备了与这些文学传统进行对话的能力。

评委阿钟对《戒土》的评价:

通过荒诞的故事,表达一个异端者在正常社会里的处境。作者具有较强的叙事能力,对节奏控制较好,在谋篇上也基本做到收放自如。

评委蒋亶文对《逮捕之夜》的评价:

在这篇描述良心犯妻子遭遇抄家和监视的小说里,作者通过诸如清洗身体之类的细节,渲染出一种让人感到压抑和厌恶的气氛,展现了一个特定人群的日常生活景象。

评委廖亦武对《逮捕之夜》的评价:

用文学烘托现实气氛,不错。

评委阿钟对《逮捕之夜》的评价:

具有很强的文字表达功力,有很强的情景再现能力,对作者的未来应该可以期待。

独立中文笔会青年委员会

2014年5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