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人大制度,有体制内的宪法学者认为类似于西方的议会或者下议院。可怜的是,中国的人大只有名义上的立法权,再无别的权力。可就是这样的地方,还不能体现中国的法制精神,看看中国人大代表们都是些什么人吧:有发了财想当官的;有体育明星、演艺明星;有代表不了本阶级人民利益的乱七八糟的不知名的官员。这样的人做人大代表,除了像刘翔那样的“打酱油的”,更多的是在其位而不谋其政的废物,最可怕的是还有提出一些类似于“女人应该嫁比自己大20岁的男人”的代表。

也许是看到了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大代表们让人失望乃至厌恶的表演,近期,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下岗职工刘萍女士和魏忠平先生在了解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及政策后,准备想要参选新余市人大代表,并做了宣传等具体工作。然而,连续几天,网络上人们总能看到她与魏忠平被骚扰、传唤甚至失踪的消息。尽管接触到的知识让我们知道,他她(他)们是合法的公民,有权力参选人大代表。

也许,刘萍和魏忠平是幸运的。不管是被称为作秀的于建嵘,还是被称为“迅哥儿”的李承鹏,或是以敢言而被民间给予很高评价的南都以及其它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评论和报道,给予了大力支持。可是,刘萍等人的不断被骚扰、盯梢、失踪等,让民众的参选热情,就这么被打击着,让参选成为了一个能看不能碰的东西。可怜的中国人!不过刘萍和魏忠平更幸运的是,她们现在还没有挨打,还没有被以任何理由被抓起来判刑。

早在2001年,四川一位叫曾健余的男士,就是因为参选人大代表成功并使用该行使该权力得罪了当地权益集团,前后两次以莫须有的“诈骗罪”被判了3年半徒刑。而这个案例,不过是最极端的一个案例;深圳的邹涛,因为活了32年从未见过一张选票,而于2005年开始自荐参选人大代表,努力了三次,都没当上人大代表。不仅如此,因为他发起了“不买房运动”而被深圳视为不友好人员“请”离了深圳;而2006年参选的武汉市民文炎,据笔者了解到的消息,他因为进行了参选期间的宣传及拉选票,被武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打得遍体鳞伤,从此再看不到他在网络上活动的消息;被称为“民间参选第一人”的中国民间选举专家湖北潜江姚立法先生,努力了很多次,终于当上了人大代表,却因为敢言,只干了一届就再当不上人大代表了,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没用。

是的,民间有成功参选人大代表的,曾健余、吕邦列、姚少凡、姚立法、许志永、黄松海、聂海亮、吴青等人均成功参选过人大代表,可是他们能为民众做实事的可能性很小,而且有些还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打压。参选人大代表并真正为民众做实事,似乎成为中国公民一项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针对这一切的一切现象,一位网友评论到:在现行选举制度下,参选县乡人大代表并不可能直接推动制度变革,参选的意义主要在于通过参与和传播来培育公民社会,可也正因如此,执政者对此深具戒心,必欲打压,于是,参选于今日就不能不成为一种抗争;抗争当然是值得称赞的,但不可能没有付出,欲独立参选人士不应有玫瑰色的想象。

刘萍是江西一名下岗工人,但是她参与了一些民众参与度很高的事件,使她被当地有关部门视为社会不稳定因素。这次刘萍等人的独立参选触动了很多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新意,但彰显了中国民众特有的践行精神和勇气,这是当前中国公民社会建设最缺少的品质。只不过,这种被当局列为高度警惕的人的参选,一定不会成功。但是,这种参选也揭开了人大代表选举的画皮:人民有参选人大代表的资格,不过是用来欺骗民众的,而那些人大代表,也不过是些戏子。

不过,表演也罢,有人当真也罢,既然你又要把矛吹的天花乱坠,又要让盾成为抢手货,糊弄人,就会有人跟你较真。这个时候,你就别怪人们较真了。于是,被称作“迅哥儿”的成都著名作家李承鹏和另外一位名叫夏商的上海市民也开始在网络上进行宣传,说自己要参选人大代表了。那么,撇开夏商不说,李承鹏会不会被打压呢?李在网络上以敢言著称,否则就不会被民众誉为当代鲁迅了。可是,既然他如此敢言,那他就一定已经被视为重点关注对象,他参选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对方当局紧盯着,比盯刘萍还死,笔者认为打压是存在的,不过打压的程度不可能会比对刘萍的程度还深,还严重。因为,刘萍是个普通民众,李承鹏是个知名作家,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现实社会中,他都有一大批粉丝,都在关注着他。

艾未未就是如此啊,为什么中国当局对他的打压如此厉害呢?艾未未与李承鹏的差异在于:一,艾未未在中国民间的粉丝远没有李承鹏多,尽管艾的名气比李大许多;二,艾的行为已经被定性为政治活动人士,是当局最为忌惮和不容忍的;三,李的立场比艾温和的多,当局对他的容忍程度也要比艾大一些。不过,在中国,选举是中国现政府不能触碰的G点,不管打压程度有多大,李都不会遭遇到刘萍及艾的对待。可是,就算如此,那又能如何?就算李承鹏真的当选了人大代表,他最多也就是被当作花瓶放在一边,以使我们的外交人员大肆宣传“我们中国的民主程度比美国好五倍”,而不会让他有实际的作用。不过,这也足够了,本来人大代表的选举不过就是一张画皮,用来遮掩一些肮脏的东西的,不能较真的。可是,当著名主持人柴静在演讲中说“每个人的权利都是自己争取来的”的时候,我不知道民间的悲观情绪为什么还那么重,而且有些人还在说风凉话。

不管是什么权利,现实告诉我们:争取,你的权利也许短时间内得不到,但是不争取,你的权利永远得不到!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阿克顿勋爵的这句话尽管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有我们都参与到对权力的制约中来,权力才不会为所欲为,我们的权利才能得到保障,不再肆无忌惮地被侵犯。为了争取早日实现中国的民主,只要是合法的、不违背人性的、不对人类带来负面消极影响的手段,都可以使用。

(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