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an0携我的老娘
她已白发苍苍
抱着我的孩儿们
尽管他们衣衫褴褛
我人生的终点站是
黑龙江省庆安火车站
并被污名
“袭警”

魔鬼没有他们凶残
所以,我向往远离这群禽兽
在此站撞面,或是我此生的宿命
此刻,想要回归我的鲜活的身体
可“我”已经变得僵硬和冰冷

我被迫弃了我的老娘
我被迫弃了心尖上的三个孩儿
我被迫弃了一直向往的柔和爱情
我被迫弃了寻觅中的人世间幸福
我被迫地远离了此生
留下
那种疼和痛
在我灵魂的记忆里

逸风 於2015/05/04

注:
中国网路资讯台报导:2015年5月2日12点,哈尔滨绥化车务段庆安站候车室一旅客袭警,被执勤民警开枪击中,12时35分经120检查确认已死亡。袭警者徐纯合,1970年生,与其母亲和三个孩子,一行五人。

 

贰拾陆记

划着时光的舟楫
穿越和追溯
浑浊不堪的历史河床
到贰拾陆年前的春夏

我们都愿意
把自己砌成
人肉的墙
用我们的体压
将青春热血
喷射到城楼
撒旦挂像上
然後用青春的雨水
洗去这片土地上堆满的
历史和谎言的污垢

我们都愿意
把自己砌成
尸骸的山
用光明的灵魂
点燃骨髓和血肉
锻造我们的骸骨
成一把众志成城的雕刀
在坚硬的围墙上
铭刻上
人类共通的心志
自由和民主
公平和正义

逸风   於2015年5月7日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