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7ea21093a14261f1c4f

谈到意识形态,有两个人不能不提。这两个人,一个是马克思,一个是曼海姆。马克思认为意识形态是对现实的神秘的扭曲的反应,是对统治阶级利益的根本性维护,在马克思那个时代,主要是对资产阶级统治的维护。很显然,马克思指的统治阶级意识形态、官方意识形态。按着俞吾金的说法:官方是代表统治阶级根本利益的情感、表象和观念的总和,其根本特征是自觉地或不自学地用幻想的联系来取代并屏蔽现实的联系。

曼海姆认为意识形态分为两种,一种是特殊的意识形态,意指由于情境真相不符合其利益,就对社会情境真相进行掩饰或扭曲,诸如有意识撒谎,半意识或无意识地掩饰,有心欺骗或自欺。与特殊的意识形态相对,就是全面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就是对一种世界观或对一种生活方式的彻底信奉。

马克思和曼海姆对意识形态的看法具有共同点,即意识形态对现实世界的扭曲反应,都是一种世界观。他们二人的不同点是,马克思仅侧重统治阶级或者官方的意识形态,曼海姆则对世界观的生活方式的意识形态采取了彻底信奉的态度。这种彻底的信奉,就有原教旨的倾向,这种倾向容易导致自我封闭,排斥不同的世界观和不同的生活方式。

无论是按着马克思的观点还是按着曼海姆的观点和进路,构建意识形态在道德上就失去了制高点,在构建内容上就成了大杂烩。也就是说,意识形态在他们二人那里并不等于是好东西,也并不等于是坏东西,而是好东西也在里面,坏东西也在里面,意识形态失去了纯洁性。尽管纯洁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总有人提着纯洁性的软刀子杀人,但毕竟纯洁性还能让人看清楚是与非,真与假,对与错。

现在,官方大讲意识形态,加强意识形态的教育,但对于什么是意识形态,却没有标准性的定义,更没有什么标准性的答案。给人的感觉,意识形态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意识形态是根棍,谁都可以拿起来打人。意识形态是个面纱,曼妙无比,杀人于无形,有如东方神教。

意识形态还让人想到真理部。在奥维尔《1984》笔下的真理部,也着实厉害得很。真的可以化为无,无的可以化为有,全凭权力的意志和需要,老大哥通过意识形态给人们不断地洗脑。老大哥加上真理部,毁灭真理世界的速度也堪称摧古拉朽。没有什么比毁灭人的大脑更为恐怖的了。

《1984》是部小说,是部政治小说,小说里的隐喻却仍然让人不寒而栗。每一个人都是独立个体的人,与他人都有不同的个性。如果老大哥给你洗脑,把个性洗掉,每一个人都成了共性的人,成了千篇一律的人,整个的人类社会也就没有了活力。没有了自由的思想,社会将如僵尸。

离开《1984》,进入现实社会,意识形态的教育也着实让人不知就里。意识形态很显然不是科学,意识形态的内容随时变幻,此时是彼时非,意识形态的教育让人总是摸不着头脑,缺少固定性和确定性。人们会用此时是批判彼时非,意识形态内部会打群架。由此看来,意识形态就是一个无形态,这种无形态,其功能确是强大,灌输进去的东西,很难出来,出来的东西,也很难灌输进去。

问题在于,意识形态的内容具有虚假性,一旦人们认识到这一点,意识形态的道德性就会受到质疑,一旦受到质疑,人们就会选择不信,甚至会选择拒绝。一旦选择拒绝,意识形态的功能也就失去了功效,即使有功效,也会是负面的功效。

化解意识形态,给意识形态套上缰绳,防止意识形态漫无边际地乱跑,胡乱扎根,胡乱安营扎寨。美国政治思想家萨托利在化解意识形态方面的办法方面可资借鉴。就是把意识形态的“邪恶包裹”拆卸下来,防止意识形态变成吞食一切的精神利维坦怪兽。讲观念就讲观念,讲价值就讲价值,讲信仰就讲信仰,讲利益就讲利益,讲道德就讲道德。就事论事,以事实说道理。个人觉得,这样最好。

来源:思想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