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Li22不吃那些药

那些钱足以让你绕地球三周

你可以躺在夏威夷海滩的棕榈树下看海,看天际的船帆

你可以在非洲草原上追踪你喜欢的豹——

“我多么希望能像豹一样生活,在旷野上独往独来……”

但化疗把你关进了铁笼

你自杀。但安眠药

出卖了你

你厌恨的医院——它让你继续在疼痛中呼吸

你吃药……

你是圣诞夜那天死的

当时我把从罗马飞回漫天飞雪的斯德哥尔摩

改成飞往我担心的上海

“你妈身体还好”父亲在电话里安慰我

我回家的第二天,你死了。嘴唇干裂。

一年前,做第二次化疗之前

你还在哼唱。像集中营一个走向毒气房洗浴的女孩

 

Li Li21和宋琳赵野等在寂照庵喝茶

 

 

喘气往山上爬

“喝茶最好的地方正在云中向我们招手!”

难道大理只剩下尼姑庵这块喝茶宝地了吗?

一个塔形的墓截住我们

担当!

哦,多好的名字!我们没取这样的名字

我们没给自己的孩子取这样的名字

我们看到脚下和唐朝一样有名的感通寺,它的后院

堆着一堆难辨的黑暗物

杂乱,如古城拥堵时的车辆

一阵风吹来。松涛!

寂寂松林钟声起,日照禅烟佛味浓

我们继续往上爬

并看见自己正坐在茂密的青松下面

一个尼姑在倒茶

 

Li Li23现在你老了

 

 

现在你老了,干瘪松软的乳房下垂——你

一丝不挂,坐在医院浑浊的淋浴房里

垂着头,对着一个为生存而在这里打工的

陌生男人。哀伤,牛望着一把逼近的屠刀

 

你听见窗外熟悉的鸟鸣,鲜美的春色

展现你半个多世纪前赢得选美比赛的笑颜

台下嫉羡的目光——多少金钱和名声

想接近你,接近此刻在我手中晃动的乳房

 

沐浴液的泡沫顺着它们快速流淌,流向

你皱褶的小肚,不再闪烁的阴部,那里

我的手来回移动,如暴雨中挡风玻璃上的雨刷

 

而你僵硬。有时忽然颤栗,像是回忆

又好像是在做梦。哦,这躯体不属于你

它已被叹息转让给了你曾鄙视的现实:死亡

 

所谓的“大国写作”

我的阴茎勃起,暗暗向希特勒行纳粹礼 我说:“大国崛起!”

我把阴茎插入一个贫困的村姑的阴道 我说:“大国写作!”

但其实我清楚:写作——尤其写诗,与国家 无关。它只与孤独,或上帝发生关系
大,我知道,并不等于诗意。乌鸦

比云雀大,但谁伫立原野聆听乌鸦的鸹噪?

北京机场比赫尔辛基的机场大 但谁说前者温馨,或确切地说,人性?
写长诗!长诗,才是伟大的标志! 但李白用20字写下了伟大的《敬亭山》

 

但杜甫用56字写下不朽的《登高》 但里尔克用14行写下了震慑人心的《豹》

大国写作!名和利 喜欢纠缠国家这根充满暴力,疯狂的阴茎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