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Li18

这片水在我死去前不会变清

我跳了进去

岸上我无法看清它有多深

岸上我无法看到它深处究竟有什么东西

 

这水似乎比这个季节的其他的水要热,比如波罗的海

它像水那样搂住我

我蛙游

它在我手划开时呈现雁阵,或一片不会孕育的虚构的耕田

我自由泳

水泡在我四周溅起音乐厅里的掌声

水底!

生锈的铁钩,骨头,果皮,空瓶,避孕套

多像公款吃剩下的筵席!

它们在我定神时露出我到过但已淡忘的

奥斯维辛:堆在地上的头发,牙齿,首饰,手表,鞋子……

它们在闪烁,想让我带走

 

但我空手回到了岸上

在把黑暗水面吹成涟漪的风中打颤

“像进了一次寺庙。或确切地说,在这儿我并没有白待!”

 

Li Li19上海的曼哈顿

 

盛开的花园。一个我见过的香槟酒会

个个自信, 个个袒胸露背

她们比电视上穿汉服弹古筝写书法的空姐

自然——她们穿着自己喜爱的衣服

她们是越南人 。“过夜两千”

一个云鬓高耸溢着莲香的女人在我面前旋转

她让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她

哦,来自密罗斯岛的维纳斯雕塑!

诗会有这种女人诗会就会升天

但她飘然而去——“I have to work!”

她们不会降低价格,或者说,人格

她们不是点缀,豪宅里的花瓶

她们个个都是虎豹,狼:“别斜视我,我不会出卖灵魂!”

卢浮宫一幅19世纪油画上的贵妇

向我走来

她伸出手,我触到瑞典皇后绵软的肌肤

范冰冰哪有她的妩媚!

如果这里是中南海或私人会所或美术馆多好!

两分钟!一只酒杯和我的酒杯碰了一下

然后——突然——消失。像一次我见过的日蚀

 

Li Li20清明鞠躬时听到杜甫在笑

 

你们不是在对我鞠躬。你们是在向虚假屈服

诗是真

你们为何不待在园林里饮酒品诗?

诗不是焚香

我害怕用京剧腔念我

诗是“润物细无声”的微雨

我不喜欢你们这样在雨中站着,搞三鞠躬

我不是佛

那红地毯在干什么?时装秀?我不是头等舱

诗歌不需要这些

你们站着,那么长时间,在阴冷的雨中

妓女也不会这样

我不需要领导讲话

我爱听诗人朗诵,就像我

爱坐在草堂门口听柳树上黄鹂的鸣蹄

哦,你还站着干啥?

因为你在“站街镇 ”?知道“入乡随俗”的规则?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