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认为: “当前中国草根社会运动最重要的问题是欠缺包容性,如果草根社会运动不能跨越“包容性”这条障碍,很有可能会阻碍社会转型的步伐,甚至回付出更高的代价,拖延或延长社会转型成功的时间。”甚至认为:”中国草根社会运动要做好为精英社会运动做嫁衣的思想准备。”
我的看法是:

“民间社会运动欠缺包容性会延长社会转型成功的时间”,这里需要搞清楚”社会转型成功”是指什么?我认为,社会转型主要是指在现行专制政权垮台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公民的素质程度越高,当然转型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但也不是就一定不能转型成功。而现行专制政权垮台,则与公民素质的关系不大,历史上多次专制政权垮台都与民众的素质无关,也就是说,即使是在民众素质较低的情况下,专制政权依然会垮台,甚至垮得更快。因此,我们固然要尽可能去提高民众素质,但也不要因为民众素质低就对专制政权垮台没有信心,也不要认为民众素质低就不可能转型成功,那样就陷入了简单素质论,为中共的”中国民众素质低、不适合实行民主”背书了。

专制政权的垮台是不以少数人的意志而改变的,是不可阻挡的。而草根肯定是绝大多数。草根们的素质程度是不可测定的,究竟草根们的素质要达到多高的程度才能确保转型成功这也是没法说得清的,为此担忧也就是多余的。精英们的努力可以加快专制的垮台,也可以加大转型成功的保障,这就是精英们能做的,也是他们的责任。

要草根去”包容”,这很难,连精英都难做到。事实上,谁是精英,这本来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绝对的标准。很多草根自认为是精英,而一些被认为是精英的,却很糟糕,例如杨恒均之流。

既然我们追求的是民主制度,那么今后谁能在竞选中获得多数人的拥护谁就能获得权力,谈不上谁为谁做嫁衣。实行了民主,对大家都有好处,是共同获利。对某些人来说,不从政可能比从政获利更大,又谈何为他人做嫁衣呢?

相对”包容”这个说法,我觉得用”妥协”更好。通常来说,能”包容”者,比被”包容”者更高,而”妥协”则是基于平等的意识。我们更需要的是妥协意识。妥协不仅仅是对内部,也包括对外部,即使是对专制当权者,也应该有妥协精神。当然,妥协并不是毫无原则的。对方不想妥协,你的妥协就是投降、屈服;只有在对方有妥协的意向的情况下,我们才根据情况作出妥协。固然,现在我们看不出对方有妥协的意向,但也不要让对方认为我们是没有妥协精神的,是绝不可能妥协的,那样的话,等于是堵死了对方的退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