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彩在乡派出所被讯问,把全体警察吓傻了。

乡派出所教导员和所长立即把案情上报县公安局。县公安局局长政委立即带了一杆子刑侦、技术、治安、审讯干警们,五辆警车紧急扑到了这个乡派出所。

出了大案子。

彩彩在她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不满十三岁。她在学校茅房解小手的时候,发现下身出了血。她害怕。她背了书包便往家跑。

她是寄养在三爷家。大爷二爷全殁了。她父母进城务工,在她才五岁多的时候进城挣钱,再之后离婚。她妈回来过一次,给了她二百元,也把她托付给了三爷。之后她父母再没回来过,包括春节。直到她过了十二岁生日,再没人给她寄来过一分钱。

彩彩和三爷一个孤寡老人相依为命过日子。

她跑回家把下身流血的事情喘着大气儿也哭泣着给三爷叙说,她怕她要死了。

三爷听了直笑,让彩彩脱下裤子爷看看。

她便脱下裤子躺在炕上让三爷看了。三爷仔细地看了,说,娃呀没事。你成人了。

再之后三爷背着手,去了村子的一家小卖部买了卫生巾让她垫在下身,说娃,女人全有的。

三爷说,彩彩躺下歇着,爷给你熬红糖水喝。

再之后三爷对她特别照顾,给她熬了红糖水也割了肉,像过大年一样做肉菜蒸白馍伺候她。从她念书上学,三爷就让她单独一间屋子睡。现在三爷要搂着她睡,也抚摸着她全身上下,她觉得很舒坦。几天后一个半夜,三爷搂紧了她,她让三爷弄了。她哭喊尖叫,还是让弄了。

三爷哄她,给她了五十块钱,让她随便花。买啥全成。

她又上学了,她有了钱便去了网吧。她上了几天网就不想念书了。她饿了在学校门前的一排溜小饭馆吃呀。五十块钱她花了五天。

钱花光了,她回家。拉了三爷去了她的小屋,脱光了就让三爷弄,说还是五十块。

三爷吓得慌神儿。跑了。

晚上三爷拉来了村子里的四叔。四叔辈分小年龄和三爷一样大。四叔便弄了彩彩,三爷在外面把风。

彩彩觉得她不怕,倒是四叔吓得哆嗦。四叔也撇下了五十元。

彩彩还是上网。五十元只花了两天。

她又回家让三爷弄,三爷吓得给她跪下了,说娃呀,俺不弄了也没钱。娃你不敢这样子,爷给你跪下求你了……

彩彩笑了,说,四十块也成。三十块还成。你不弄,叫人来,再不成,我就报警呀。

三爷吓得又跑。又领回来了六爷,不是一族的,排位老六,村里人习惯了叫老汉六爷。

六爷比三爷大了几岁,拍下了一百元。弄了,直喊叫舒坦。彩彩也觉得舒坦。

不满一年彩彩就把村子里的三十七个老汉弄完了。她最终让三爷弄,说五块也成,再不了两块也成,我要上网。

彩彩最终成了网隐,她脱光了让老汉们摸,给一块也成。

同时她怀孕了,怀的谁的娃,哪个知道。

村支书就报了警。

乡派出所才知道出了这样的大案子。

乡派出所所长说,事儿,一下弄大了。

教导员说,日它的,这事儿得报县里了,又得让局长把咱俩训狗一样骂上几天?

县公安局来了数辆警车一排溜,把村里的留守老汉们全抓光了。

县检察院法院介入也受理此案后,又出了一桩事件。和彩彩沾亲的三爷也是她的监护人,在狱中用裤带吊在铁窗的栏杆上,死毬了。但也可能是让那些老汉们集体合谋弄死的。这个老三一下把全村的老人坑苦了。坑死了。

所有抓进去的老汉们全体翻供。全体翻嘴说是彩彩主动卖的,他们一个一个嘴硬,咬得极死,死也不承认他们是强奸。

一个老汉哭了,哭得极痛,说是这个娃把他强奸了。俺的名声好得很不信了可以刨开祖坟查一下。

县政法委派出一个调查组,也介入了一位律师展开详细调查。

调查组分别查阅了老汉们的供词,也分别和所有老汉们单独一个一个讯问,发现案子真情浮出水面。

所有的老汉们编不出来强奸的细节,是彩彩那女孩儿主动卖淫的。

律师也和一位女法官同时讯问了彩彩,在彩彩被讯问的隔壁屋子里安装了录音机也在讯问现场安装了针孔录相头,调查组最终发现事实清楚。

彩彩供述了——我就是要钱,我就想上网,一天不上网睡不着觉。我就想过上天天吃馆子的日子,咋呀?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天天吃馆子,我不能?说这话时,彩彩的神态天真幼稚。她没编瞎话。

女法官问她说,每一个和你发生关系的老人,你全愿意?人家没有强迫你?

彩彩说,没。给钱了么,我愿意。还有呐,彩彩吱唔地说,我不知道发生关系这事儿,是三爷先把我弄了,还给了钱?我就上网吧了,前面没钱,上了网才知道弄事儿还舒坦。网上全是弄事儿的视频。好看,我有了钱看了不少外国的洋人男男女女弄事儿,那是舒坦……

翻来覆去地讯问彩彩,案情清楚无疑。

这桩轰动了全县城的案子调查结束。也最终审理结束。

三十七个老汉全被判刑。辩护无效。和未成年14周岁以下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什么原因,刑法规定一律以强奸罪惩处。量刑起点在十年以上直至无期徒刑及死刑。

但这起特殊的案子,三十七个老汉全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对几个身体不好有病的老汉判了缓刑一年。

彩彩肚里怀的娃让送到了县医院做掉。做人流的时候她倒是哭了,她对律师说,哪个老汉弄我,也没医院做人流那样疼痛……

律师参与办理完了这桩案子,写了律师札记发表在一家法制刊物上。律师对案件的叙述严谨也是事实,他的最终无奈结束语是:

现实太严峻。法律很无情。

之后彩彩因为全村人的鄙视和同学们的嘲笑,她再不上学了。她也没家了,她一头扎进了大都市。她在村子里失踪。

她能干什么?真不知道……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