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 Lang当四手人与四脚人亲善并存的岁月
我双手和双脚的幸存是怪事一件。

我的行走,固着在荒年的乡村猛踩水车
还是到跑步机上狂奔,都一样已虚度半生。

我紧握的是无力、松开和放弃……
更握紧了泄漏丶满溢和远去……

……四手人的鼓掌,终成绝响
……四脚人的足印也化为绝迹

我的双手和双脚,拓扑在万众一心的空中。

无题

把水摺起丶叠好
小心,那不会再是波浪。

五英吋高的客运巴士
空载这许多亘古热情。

众人的馀温後面拖曳
群兽的长啸,幼小的,最幼小的……

麻萨诸塞大道,几阵骤雨
她们自己写作九阵。

寒意上升一些了
冷滑稽也上升一些。

梯子位於铸铁的海岸
攀登正在空气中形成。

来源:香港《明报》2015年6月6日“明艺”周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