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善人:好政府不如小政府

Share on Google+

上亿的生灵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某一个政治领袖和政府,指望政府来拯救自己。政府对你好,人民才有好日子,这是何其的可怜可悲。一个人居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己的幸福居然要靠别人的施舍。如同那些深宫被遗忘的怨妇,每天可怜巴巴的等着皇帝的临幸。

最近新加坡的李光耀先生去世,中国人在表达哀悼之情的同时,也不免一丝的遗憾。中国为什么就没有李光耀这样的政治家,带领一个强势的政府,领导中国也发展成新加坡一样。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高晓松先生在节目《晓说》里感慨:新加坡一穷二白,没有资源,一个多民族国家,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渔村,全靠抽中了李光耀这根好签,新加坡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

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有许多问题,人们本能的希望政府来解决这些问题。人们希望一个好皇帝、好政府来拯救自己。他们却忘了《国际歌》里高唱的: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神仙皇帝救世主,劳动人民要解放,还是要靠自己。

从情感上讲,上亿的生灵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某一个政治领袖和政府,指望政府来拯救自己。政府对你好,人民才有好日子,这是何其的可怜可悲。一个人居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己的幸福居然要靠别人的施舍。如同那些深宫被遗忘的怨妇,每天可怜巴巴的等着皇帝的临幸。如果政府对人民不好呢,怎么办?

从现实来讲,指望一个好皇帝、一个好政府来拯救一个社会根本不现实。

第一:很容易遇见的昏君暴君。

按照大数概率,在这个世界聪明优秀的人总是极少数,平庸的普通人总占绝大多数。看中国几千年历史,明君极少,昏君暴君极多。中国历史上绝大多数皇帝都是不及格的。

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处理国家事务。老百姓都要饿死了,还说 “老百姓为什么不吃肉”这种蠢话。

喜欢打仗。汉武帝和匈奴征战几十年,让海内财富消耗殆尽,人口损失大半。

喜欢杀人。朱元璋领导的明朝初年几个大案,杀人数以万计。

喜欢享乐。修皇宫、选美女,浪费百姓的民脂民膏。为了炼丹长生不老,明朝的嘉庆皇帝几十年都不上朝。

喜欢瞎折腾。秦始皇修骊山、隋炀帝下江南、毛泽东搞文化大革命,搞得民不聊生。

希望一个好皇帝来拯救自己,是一种奴性的表现,是在小概率的事件上下注,和买彩票希望中奖差不多。皇帝和普通人一样,平庸昏聩的人占绝大多数。每个皇帝都有人性丑陋的一面,残忍暴戾、任性妄为、贪图享乐。皇帝宝座拥有的无限权力更放大了人性中丑陋的一面,让一幕幕丑剧闹剧悲剧上演。人们在看到一个李光耀的同时,还有更多的金正日、萨达姆、卡扎菲、吃人肉的独裁者阿明。

第二:政府的权力过大很容易成为暴政。

生物体系、人类社会经过成千上万年的发展,在这个体系里,小到一个细菌大到一个企业、一个国家,都受到两种矛盾的力量左右。

一方面每种生物、每个个人、每个组织为了自己的生存、发展、壮大,都努力的扩张自己的利益,无情的侵占他人的利益。每个细菌都希望一个变两,两个变四。每个人都希望钱越多越好。每个企业都希望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利润越来越多。自私是宇宙运行的法则,自私是宇宙前进的动力,自私保障了每个物种的生存。这世界上还剩下一个馒头,两个人都快饿死了,自私的那个人吃了馒头活了,不自私的那个人没吃馒头死了。不自私的基因就被淘汰了,自私的基因就遗传下来了。自私是个人、是企业、是政府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是不存在的。政府、官员只会为自己谋利益,而不管人民死活。那种希望一个好皇帝、好政府努力为人民服务的想法。完全是违背人性,不切实际的幻想。

而另一方面,这个世界是一个有限的体系,为了争夺有限的利益,每个物种、每个个人、每个组织处于激烈的竞争中,要努力的保护自己的利益,抑制他人侵占自己的利益。

这样扩张的力量、抑制的力量,相互矛盾,相生又相克。不管是男人和女人、还是个人和政府,他们之间的关系取决于相互的博弈,双方力量的对比。

为什么原始社会男女之间的地位比较平等?而到了农耕时代,地球上各个地方,女性的地位开始居于男性之下?在原始社会,食物来源于捕杀猎物和采集野果。妇女依靠细心耐心的优势,所采集到的野果也能贡献相当一部分食物。妇女也有一定的话语权。而到了农耕时代,食物来源于农业,男性依靠体力的优势,渐渐的取得了农业生产的主导地位。男性的权力就大过来女性,形成了男尊女卑的社会。

假如一个家庭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丈夫,丈夫对家庭事务就有更大的话语权。如果家庭的收入来自妻子,妻子就能有更高的地位。一个极端的例子,韩国日本这种男尊女卑极其严格的社会,男性对女性完全呼来喝去。假如某一天这个家庭破产,丈夫失业,家庭的全部收入来源于妻子卖淫。即使丈夫很不耻妻子的行为,但如果得罪了妻子,妻子不拿钱回家,丈夫就要饿肚子,丈夫不敢得罪妻子。

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也取决于双方的博弈,相互力量的对比。人民希望政府来拯救自己,政府手中肯定要有权力,如果没有权力一切都是空谈。如果政府的力量过大,政府很容易欺压人民,形成暴政。人民希望政府来拯救自己,政府却给人民套上了奴役的枷锁,人民成了政府的奴隶。

新加坡就像一只猴子。人们看到的只是猴子愿意让人看到的光鲜的一面,严格的法律、廉洁的政府、干净的环境、发达的经济。人们却没有看到猴子的屁股。从某个角度讲,新加坡就是一个动物庄园。恰好这个动物园主有才能,将这个动物庄园管理得很好,这些动物有吃有喝。但这改变不了新加坡人被剥夺了自由、人权,成了笼中动物的可悲事实。

李光耀的另一面就是一个政治流氓,亚洲的小希特勒。为了保证李光耀家族的利益,为了让人民行动党把持政权一党独裁,李光耀使用种种卑劣的手段,打压反对派。在新加坡街头演讲,都需要政府颁发的执照。集会都需要政府批准。李光耀经常起诉到法院,指控反对派的领袖诽谤。法院无一例外的宣布李光耀胜诉,要求反对派领袖支付巨额的赔偿。反对派领袖不得不破产,流亡国外。

新加坡的媒体上看不到李光耀、对人民行动党、对政府的批评之声,这显然是不正常。一个政府不可能做的每件事都是正确的。一个政府不管做得再好,一个社会总会有人不满意。新加坡没有对李光耀的批评之声,很显然是李光耀用权力剥夺了新加坡人的言论自由。

第三:政府管得太多会毁掉一个社会。

人民希望政府来拯救自己,政府就要管理许多的事务,从摇篮到坟墓。这看似很美好,但政府管得太多,会毁掉一个社会。

首先,一个社会太过复杂,政府自身能力的限制,政府根本管不过来如此多的事务。很可能政府管的很多,但是样样都管不好。毛时代党管一切,连最基本的吃饭问题都无法解决,饿死了几千万人。政府管的领域、看不起病、读不起书、没钱养老、动车相撞、轮船翻船,样样都很糟糕。

其次,如果政府像一个保姆大包大揽处理一切事务,那么个人和社会就会对政府产生依赖性,样样都希望依靠政府来解决。

社会不会自我管理,样样都依靠政府。如果哪一天政府没了,整个社会就像突然失去了妈妈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法国中国这种王权强大的国家,整个社会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统治,社会的运作依靠政府的指令。广东要不要要修一个厕所都要向北京请示汇报,等待北京的批准。法国大革命、中国的清王朝灭亡之后,整个社会仿佛突然之间被斩首,混乱了几十年。而美国这种从下而上的社会,国家很多事务都是人民自治,社会自己处理。独立战争,即使没有了政府,社会依然可以自行运作。

如果政府像一个关怀备至的母亲,方方面面想把人民照顾好。人民就会产生依赖性,样样都依靠母亲。人民就会失去自己努力奋斗的动力。如果一个社会的民众自身都不去努力奋斗,一个社会前进的动力那里来。整个社会就会没有前进的动力,社会就难以发展。

第四:社会的发展不能寄希望予政府。

市场的一大特点,不断的自由交换、自由组合、自由竞争,持续的优化资源的使用效率,不断的提高了生产力。假如有几家汽车公司,丰田、本田、通用、福特,大家为了抢夺市场份额,都要努力的降低成本、不断的研发新产品,使得整个行业不断的进步。即使政府偶尔能做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是政府的指令存在强制性僵化性,不会自由交换、自由组合、自由竞争,不能持续的优化资源的使用效率。政府是一种落后的生产力。

假如市场中有一块土地,如果粮食不够,土地就会被用来种粮食。如果房子不够,土地就会被用来建房子。而假如政府指令,这块土地只能种地。这个国家已经有足够的粮食,但是人民没有房子住。人民想把这块土地用来建设房子,但是政府不允许,因为政府规定这块土地只能种粮食,不能建房子。结果仓库堆满了粮食,而一大群人睡马路。

政府是一种落后的生产力。在社会的发展中,市场能比政府更好的配置资源,推动社会的发展。推动一个社会的发展进步是市场,而不是政府。假如政府比市场优秀,那么毛时代,政府管一切,就不会饿死几千万,穷得没衣服穿。后来邓小平开始改革,依靠市场才拯救了中国。短短几十年,中国人有饭吃了,有衣穿了。

一个社会的发展不能希望于政府,要把社会发展的希望寄托在市场。政府只能做为最后的选择。政府是站在市场背后的替补,政府的角色就是为市场补漏。市场无法解决的问题,才交由政府处理。

结束语: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社会结构。

今天中国社会的许多问题,教育、医疗只是表面的问题,中国社会诸多问题的根源就在于中国的社会结构不合理:政府的权力过大,个人的权力过小。

个人的人权很容易被侵犯。

政府管理的事务、掌控的资源太多,政府这种落后的生产力,导致整个社会的生产力低下。

政府管理的事务超出了政府的能力范围,导致政府管的事务管不好。医疗、教育、养老……

个人依赖于政府,导致整个社会没有前进的动力。

如果不改变中国的社会结构,政府的权力过大,人民的权力过小。自由、民主、普选、宪政这些东西在中国都无法真正扎根下来,只能徒有其表。民选政府和专制政府本性上是一样,都自私自利为自己谋取利益。如果政府权力过大,依然会侵犯人权、贪污腐败,最后成为民选的独裁者。台湾的陈水扁、菲律宾马科斯夫人有三千双鞋、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家族资产过百亿。

希望一个好政府来拯救自己,这是一条通向奴役之路。好政府不如小政府。只要小政府不能做恶,人民再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通向幸福的生活才更加的可期。

要改变中国的社会结构,一方面要明确个人的权力,其不容侵犯。另一方要限制政府的权力。政府只作为社会最后的防火墙,社会问题通过其他方式都无法解决,最后才允许政府参与。个人和社会要学会自己管自己,自己照顾好自己。每个人不能寄希望政府能拯救自己,每个人只有靠自己,自己努力奋斗。这样社会才有了前进的动力。

要改变中国的社会结构,需要制定并施行三部法律《人权法》、《政府法》、《各省自治法》。

《人权法》规定每个人享有的人权。天赋人权、不容侵犯。

《政府法》规定政府不能做什么,来限制政府的权力。

《各省自治法》改变中国几千年的中央集权体制,让各省自治。

《人权法》

天赋人权,不容侵犯。

生命权:每个人的生命受到法律的保护。每个人的生命不应该被剥夺。废除死刑。

每个人的身体和心理都受到法律的保护,每个人的身体和心理不应该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禁止酷刑、禁止殴打、禁止辱骂。工作的环境的人际关系、空间大小、噪音、温度、湿度、有毒物质,都应该不伤害雇员的身体和精神。

财产权:每个人的合法财产受到法律的保护。禁止强拆。

生存权: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国家应保障每个人的衣、食、住、行、医疗、教育的基本人权。

自由权:只要不侵犯他人的自由,每个人应享有尽量大的自由。

每个人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身体。性自由无罪、性交易无罪、同性恋合法。

每个人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财产。赌博无罪。

思想自由权:每个人都有自由思想的权力。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宗教自由。

平等权:人人平等,禁止歧视。取消户籍制度。取消任何以种族、肤色、地域为基础制定的不公平不合理政策。

《政府法》

政府的权力应当尽量的小。政府只能做为最后的选择,只有确认通过其他方式无法解决的问题,最后才允许政府处理。

政府不应当拥有企业。所有的国有企业股份分发给全体国民。

政府不应当拥有土地。除少数政府办公地之外,政府不拥有土地。

政府不拥有学校、报纸、电视台。学校交由教授自治。

政府不干涉宗教自由,政府不干涉宗教团体的运作。

政府需要的服务,如果能通过其他方式获得,政府就不拥有。政府可以通过签订合同的方式,向市场购买相应的产品和服务。政府不拥有公交、煤、水、电、气,公司。政府不拥有警察、监狱。政府不拥有医院。

政府的审批应当尽量的少。政府的每个决议,有效期只有十年。十年之后,必须重新审议。

《各省自治法》

凡是各省能处理的事务,由各省自行处理。

各省无法的处理的事务,各省提交给中央政府之后,中央政府才允许处理。

每个省的治安由各省自行处理。

各省在本省征税,独立计算,自付盈亏。

人口在某一省,接受某一省管理。

每个省可以自行制定本省的经济政策。

每个省可以自行决定本省的福利政策。

中国境内各省之间,人员、资金、货物、可自由流动。

来源:共识网

阅读次数:8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