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方略,又一次翻新兼复古为“以德治国”。

谁为领导核心或领导集体作此筹划?如果不考虑人权因素,当谏斩立决。

夫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唯德者可以居之。

说这话的古人,长长短短的白骨散落到什么地方去了?无从知道。

如果老鬼的灵魂还在飘零,要到哪里或已经在何处寻找新的肉身来安放,以避风雨凄冷雷霆轰鸣?

来自于此乎?以德治国。

祖宗有德有行或个人德行修为极高的人,有资格和必来治理好国家,黎民百姓或黔首或草民要沾无穷无尽的光辉。无德无能的人及其子孙,与治国无缘份。这是“以德治国”的意旨吗?

出身扑朔的秦始皇“焚书坑儒”以至于翦灭六国,统一四海。要说他或祖宗的德,孟姜女绝不会答应。

汉高祖刘邦的流氓德行,大家不会不知道吧?汉武帝刘彻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连司马迁这样的文人也要弄得男女两不是,何来德行德政?

李渊父子从亲戚那儿搞来个唐朝就不必说罢。谁叫杨广荒淫无耻呢?李渊尽管乱搞女人,他的女人也被儿子们乱搞。但他总在解民倒悬。李世民虽然打造了“贞观之治”的名牌,但皇位是弑兄杀弟逼宫夺来的。按照我们伟大的儒家理论的“君臣父子”、“长幼有序”的定规定制,可是犯了天条了。有人说被弑的兄、被杀的弟和被逼的父昏庸。但没有让他们试过身手,无论怎样说也不符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原理。况且死无对证。到后来,扒灰、养汉、娶母、亵嫂的丑事更多。但大唐的天下,长久并被今天的“亚洲价值观”遮丑呢。

北宋的天下,赵匡胤夺自把兄的孤儿寡母。然后,有他的弟弟赵光义跳出来演刀斧戏。南宋的赵构为什么要“莫须有”、杀迎二帝的岳飞?一山不容二虎,一国焉可三个皇帝?管什么父亲、哥哥呢?岳飞啊,你糊涂了!

“以德治国”,在古代,明君们说说而已。

所以,伟大领袖毛主席对他们笑:“略输文采”、“稍逊风骚”、“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什么“反右”、“高饶路线”、“大跃进”、“彭德怀张闻天俱乐部”和“文化大革命”错误?见着不顺眼就收拾,预料到可能不顺眼就“引蛇出洞”。治理与德行无关。他说:“秦始皇算什么?”该清醒得可以吧?

腐朽没落垂而不见死的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并不讲“以德治国”。那里生活得水深火热的人们坚信:人之初,性本有恶;猫要沾腥,狗要吃屎。他们实行“三权分立”,还要让“狗仔队”一类的记者或组织别的政党来监督和制约台上的“政治家”或“政客”。没有伟大、英明的领袖——总统是靠不住的!但那于“中国人民”有妨碍?“中国人民”要将反西方价值观的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10余年来,领导核心或领导集体为治国殚精竭虑。一帮“学得登龙术,卖与帝王家”的策士生出不忍之心,也来殚精竭虑。从“反和平演变”的“稳定压倒一切”,到“高举邓小平理论旗帜”,从“三讲”到“三个代表”,现在,要“以德治国”了。

10余年来,陈冤不昭,天大的是非硬压着不许分辩,不给人们一点希望。由此引起的贪污腐败和人间罪恶、冤枉、悲惨牵连不断,牵连不断。我们不愿意罗列了!没有一点改善的迹象!国家算治理好了吗?

如果,德行和德政硬要与治国有必然联系,以国家未被治理的事实而言,领导核心或领导集体在德行方面是不具备的。要他们根本不具备的此素质和此手段来治国,天啊!荒唐或有人要架空领导核心或领导集体以自己的“德”来“治国”,僭夺之心昭昭!

细思量,不好说、不该说领导核心和领导集体没有德行和未行德政。但有德行而行德政,国治未见其效。10余年的实践,一帮臭策士,你们都出些什么馊主意来陷害领导核心或领导集体?你们都出些什么烂点子来败坏他们在国内、国际上的光辉形象?一群滥芋充数的狗奴才!讨饭讨到中南海、北京城了!丢脸丢到月亮、太阳下去了!

如果不考虑对人的生命权和吃饭权的维护,该谏斩立决!

想到斩立决,就有些害怕。为议论治国方略而管不住舌头、指头、笔头,在古代要斩立决或灭门灭族。现而今的大陆中国,也还得摸着石头过河,多加小心。

鲁迅!你算是算准出生在中华民国的好时候。

李敖!你算是跑得快,还恰好跑到台湾。

让你们先出著名吧,我要赶快逃走。

如果没被逮着,上帝啊,我要赞美你!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