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5.6.17)上午10.35—11.55,于广州第一看守所第N次会见王清营,因19日唐袁王煽颠案将开庭审理,故须庭前会见。

面对即将到来的审判,清营精神状态非常好,与数月前的萎靡不振判若两人。

清营目前生活状态大体正常——仍睡水泥地,需要值夜班,与目前同仓难友相处良好。

被囚一年多来,清营读了过百本书。虽然政治犯难获书籍,但是仓内总有些贪污受贿类的高大上囚犯有很多书可读。

清营告诉我,其实只要花些钱,通过看守所外的摊点律师就可以送任何书进所。送书入所,也是看守所警察借机牟利的一个机会,腐败真的是无处不在!

可以想见,如果当初清营家人打点一下匪警管教宋定标,它大概就不会那样野蛮对待清营了。

在简单交流了一下对起诉书的看法、观点后,清营口授了一封公开信给关注案件的朋友们,我以笔录之。

后来闲谈,清营谈到一件让我啼笑皆非的事:很多管教竟然时常威胁他,要解除他对我的辩护委托。委托、解聘律师本既是当事人法定权利,也是当事人主权,公权无权干预,这本应是常识,可在这个号称法治的国家里,公权却时常越俎代庖,蛮横地代当事人委托、解聘律师,我本人在丁家喜案、柳州教案都遭遇过法院非法强横解除我辩护律师资格的荒谬,而今,一个小小看守所管教也敢扬言解除我的辩护律师之职,这个国家着实病的不轻!

隋牧青.2015.6.17于广州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