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泰尔•史密斯是纽约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曾三次获得全国科学基金的研究资助,出版过三本书。2005年,获得每两年颁发一次的卡尔道奇“40岁以下最佳国际关系学者奖”。他是2011年出版的《独裁者手册:为什么恶劣行为总是政治成功的通行证?》一书的著者之一。

  

你们的手册适用于哪些人?

  

所有人。不管你是一个独裁者、民主领袖,还是慈善组织或体育组织的负责人,道理都是相通的。首先,你不可能只身一人来控制。你需要支持者来保持自己的地位。你的地位的稳固程度取决于你有多少支持者,以及产生支持者的蓄水池有多大。

  

我一定需要真正的支持者吗?能不能仅用死亡的威胁来恐吓他们来支持我呢?

  

不可能。他们必须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支持你的。你不可能一个人到处去恐吓所有的人。我们可怜的、正在挣扎中的叙利亚老总统并没有在大街上亲自杀人,他需要那些支持他的家人、高级将领们为他的利益去杀人。按照流行的看法,你需要人口中大多数的支持,但这完全是个误解。现在华尔街上有很多愤怒的抗议者,但是公司的董事们、高管人员以及少数关键持股人并不愤怒,而是满意的。这些人才是公司的总裁们需要确保他们满意的人,因为只有他们才有权力替换公司的总裁。华尔街的抗议者们没有这个权力。所以,在很多国家中,只有老百姓是被恐吓的,独裁者的支持者们并没有被恐吓。

  

那斯大林呢?甚至他的小圈子里的人也是被恐吓的。

  

这个嘛,苏联政权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们不是仅仅依赖于很少的人,而是保持着大量的替补人员。在沙皇制度下,你只能依赖贵族阶层,但是在苏联制度下,所有人都可以是你的支持者。这就使你的核心圈子里的人意识到,他们是很容易被替换的。这自然使他们战战兢兢地保持忠诚。黑社会团体在这方面很懂行。

  

参考书:《码头风云》(1954)

  

你说的像是典型的动物社会,—— 一个银背大猩猩[译者注1]领导着一群大猩猩。

  

世界上几乎没有哪个领导者的行为不受自我利益支配。假如你是个民主党人,你会通过重划选区来争取多赢得一个选民团,这样就会大大减少赢得总统选举所需要的选票数。[译者注2] 然后是高税收。由你来决定谁能吃得上饭比让人们自己去觅食要好得多。假如你降低税率,人们会更努力工作,但那样一来,人们的回报就是来自他们自己而不是来自你了。所有好事都必须是你做的。非洲的农业补贴就是一个例子。政府强制性地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农产品,这是一种变相的税收,使得农民无法获利。那么,你怎么来补偿农民呢?政府对肥料进行补贴,以这种方式把税收返还给农民。在坦桑尼亚,肥料的补贴资金不是发给那些生产力最高的地区,而是给那些支持执政党的地区。但这种做法总是有局限的,因为你收税太高,人们就不愿工作了。这个问题在美国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共和党现在说民主党收的税太多了,压制了劳动者的工作热情。但是五年前当他们执政时,也是一样的收税和花钱。不过现在的政策是对共和党的支持者增税来使民主党的支持者获益了。

  

参考书:《赤道带非洲的市场与政府:农业政策的政治基础》(罗伯特•贝茨,2005)

  

OK,现在我们有了一小群受益的支持者和一大群高额纳税的老百姓,下一步呢?

  

不要让你的支持者受益太多!你不希望让他们积蓄过多从而形成自己的权力基础。此外,不要因为对老百姓发慈悲而使你自己的同盟军受损害。自然灾害是个经典的例子。2008年缅甸发生纳吉斯飓风时,吉瑞是统治者。他没有采取任何帮助灾民的措施。虽然那些将军们知道灾害将要发生,但他们没有向任何人发警告,没有提供任何紧急保护。吉瑞反而派了军队去阻止人们从发水的三角地带逃离。他是一个绝不会犯置人民利益于自己和同盟军之上的错误的完美典型。

  

但如果你真的想为公共利益服务呢?没有这样做的途径吗?

  

没有。假如你是为了公共利益,你打开始就不可能掌权。假如你不想欺骗、偷盗、谋杀和贿赂,你是得不到权力的。

  

那么,如果你是勒克•瓦文萨呢?

  

我相信他也有自己的政治权力的基础。他当时希望社会更具有包容性,这是革命领导者通用的战斗口号。当他们掌权后,调子就变了。具有实际意义的问题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防止政治家们在掌权后从掌权前的口号后退呢?通常,当一个国家发生破产,而唯一能促使人们工作的途径是使他们获得社会权利的情况下。但是你一旦赋予他们这种权利,就难以收回了。破产的国家一般能够发生政治改革,实行良好的长期性经济政策,改进人民的生活境况。那些产油国,如利比亚,实行民主的几率很低,因为那里的领导者们手中有油,他们并不一定需要人民来养肥他们的同盟者。

  

参考书:里萨德?卡普森斯基(波兰籍苏联记者)所写的任何有关文字

  

可谷歌和脸谱一定不是这样的吧?

  

他们绝对是。所有的公司都是这么操作的。奖金被发放给那些能决定总裁命运的人,这些人的数量不会太多,也就是十至二十人。没有多少持股者会挑战他们。大多数的公司领导人事变动都是内部发起的。这就是为什么公司会发放巨额的奖金。

  

我是否需要个人崇拜来维持我的独裁统治呢?

  

那只是表面的事。虽然知道人们的立场还是有用的。假如你是个疯子,而有人跟你说你是个疯子,这样的人大概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忠诚。和我合作写这本书的布鲁斯布诺和我的观点非常玩世不恭,但我们认为玩世不恭的观点不一定就是错误的。通过恳求人们做好事的办法是改变不了一种制度的,我们必须知道这种制度是怎么回事。独裁者们已经知道怎么作独裁者,他们深谙此道。我们希望,通过揭示他们是怎样实行独裁的,能够帮助人们思考改革的途径,从而产生一些有意义的实际成果。

  

[注1] 银背大猩猩:Generally, a troupe of gorillas is led by a single adult male, called the silverback. The silverback is the largest, strongest male in the group. It is in charge of maintaining the social hierarchy of the group.

  

[注2]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不一定需要获得全国的大多数个人选票,而是要获得多数“选举团票”。因为在一个选区获多数选票就获得这个地区的全部“选举团票”,所以有时会发生获得多数个人选票的人反而当不了总统。如2000年高尔败给布什就是如此。

来源: 经济学人中文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