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篇题为《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的奇文先后被国内一些著名门户网站转发,并引发网民热议。作者是著名的海外反民 主 斗 士宋鲁郑。

在对《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展开评论前,很有必要介绍一下宋鲁郑光荣的反民 主事迹。透过百度百科名片人们会发现:十五年前移居法国的宋鲁郑是一个比司马大师、小周主席、小花副主席更“爱国”、反民 主 事迹更感天动地的“光荣的自干五”——多少年来,面对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偏见”和“恶意攻击”,“不拿国家俸禄、本职为商人”的他,“凭着对中国天然的热爱和对中国未来的信心”,几乎以每天一文的速度发表文章——或“纠正对中国的偏见”,或“回击对中国的指责”······更难得的是:身在万恶资本主义国家过着水深火热生活的宋鲁郑,为使13亿中国同胞免遭“西方 民 主”之苦,长年累月反复撰文揭露“西方民 主”有多假;搞“西方民主”的国家社会有多乱、经济有多糟······十年间,写下无数诸如《中国为什么要怀疑西方的“普世价值”?》、《中国的一党制何以优于西方的多党制?》等雄文,并以《中国能赢——中国的制度何以优于西方》一书“献礼党的十八大!”······

言归正传——

《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的出笼背景是:最近,百年老店国民党历史上第一次启动党内民主初选机制(70%的民意调查加上30%的党员投票),洪秀柱女士民调跨过30%,将成为2016台湾大选国民党候选人。

洪秀柱的脱颖而出,使仍未从去年“九合一选举”惨败阴影中走出来的国民党迎来新的生机。台湾《中央日报》则分析认为:洪秀柱在国民党初选中脱颖而出,使得“蓝营”选民渐渐归队,游离选民已从一面倒倾向蔡英文开始松动,洪秀柱与蔡英文的差距快速缩小,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鹿死谁手还真难说。

名嘴邱毅则认为:有话直说,不玩文字游戏,对“92共识”提出具体说法,没有显赫家世背景和权贵包袱的洪秀柱“是张惊喜牌,出战可能逆袭成功!”另一位台湾时评家用更形象的语言形容道:“蔡英文本来可以躺着选的,但洪秀柱的出现可能让她哭着选!”

不少大陆台湾问题专家对洪秀柱的脱颖而出也持肯定态度: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員王建民认为:王金平、吴敦义都是“老咖”,在朱立伦不选的情況下,洪秀柱是最好人选。此举可以打破国民党老传统,大大激励“蓝营”士气,2016大选将是“空心蔡”对“实心柱”,是一场“非常规选战”,势必对民进党造成压力。

上海台湾研究所副所長倪永杰则认为:洪秀柱的脱颖而出,反映台湾民心思变,不再接受传统政治人物扭捏作态、权谋思考,改而欣赏形象清新、敢做敢为的政治人物。洪秀柱写下国民党选举史上的传奇。

北京大学台研院两岸所所長朱松领也指出:洪秀柱的两岸主張清晰、有新意,又维护到台湾的尊严平等。并形容洪秀柱是台湾政坛的一股春风,且未来还会继续发酵。

总而言之,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对洪秀柱脱颖而出,即将获提名成为国民党角逐2016年大位的参选人,都是乐观看好、正面肯定的。

然而,国民党启动党内民主初选机制致使党内大佬们纷纷遭淘汰,使“小咖”级人物洪秀柱脱颖而出,让政治嗅觉比探雷犬还灵敏的宋鲁郑极为不爽。之所以“极为不爽”,是“本职为商人”、这些年把“爱国”当生意精心经营的他极为明白:无论是全民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还是动真格的党内民主,都是只喜欢“民主集中制”的同志们极为厌恶的东西。而在民主呼声日益高涨的条件下,百年老店国民党第一次在党内动真格的搞党内民主,无疑置个别玩惯了“民主集中制”的政党于尴尬之地,乃至面临巨大的潜在压力和危机······极善于“想组织所想、急组织所急”的他于是迫不及待地抛出了《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充分运用他最擅长的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的看家本领,对国民党启动党内民主初选机制一事发起抹黑战。

《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吞吞吐吐、拐弯抹角谈了很多,但中心思想只有一句话: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不但害国害民,对执政党也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细心的读者,可从《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的标题中十分清晰地看出来:海外“光荣的自干五”宋鲁郑的“敬业”精神已到了一丝不苟的地步——他特地将“国民党民主了”的“民主”两字打上了双引号!之所以要将“民主”打上双引号,是因为郑重宣告“西方有两样东西不合中国,一是足球,二是民主”的宋鲁郑一直坚定地认为:世界上民主有多种,其中,只有由领导同志钦定,再经申纪兰阿婆、郭明义大哥、倪萍大姐他们代表人民“热烈鼓掌一致通过”的特色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而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是“富人的民主”、“虚伪的民主”。既然是“虚伪”的民主,双引号当然是万万不能少的。

透过《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人们又会发现:宋鲁郑无中生有、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宣传天赋堪比当年的梁效、罗思鼎——在洪秀柱脱颖而出成为国民党新一代政治领袖,台湾、大陆和国际媒体纷纷认为这是一宗有利于国民党、有利于台湾民主政治、有利于两岸和平的好事;是台湾女性地位空前提高、社会更文明象征的情况下,他的文章要达到预期目的——使大陆人相信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不但害国害民(他的文章主要是给中国大陆人,尤其是给组织上看的),对执政党更有百害而无一利,无疑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宣传难题。然而世间再难的事情也难不到用战无不胜的领袖思想武装起来的宋鲁郑,在《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中,他将老一辈宣传家的传统发挥得淋漓尽致:首先,为否定民主后的台湾女性地位空前提高、社会更文明这一事实,他祭出以个别性代替一般性的妙招——故意无视台湾“立法院”共有50多位女“立委”、约占“立委”总数1/4,而且,大多数女“立委”的婚姻和家庭都比较幸福的事实,只举蔡英文、陈菊、洪秀柱三位女强人性格的政治女性年已中年仍未结婚的例子,营造了一个台湾政治女性很“悲催”的“事实”——“在台湾目前的社会心态下,女性要想事业出头,就要承担失去人生家庭幸福的高昂代价。这本质上还是一种性别歧视。而不是男女政治平等”。

接着,宋鲁郑又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进一步否定洪秀柱脱颖而出、成为国民党新生代政治领袖的积极意义(也即是否定国民党搞党内民主的积极意义)——“检验一种制度的标准不是是否能够选出一个黑人或者一位女性,而是是否能够选出一位优秀的政治人物。如果纵观全球,这恰是民主制度无法克服的内在结构性矛盾。”说了这番话后,他又意有所指地强调:“民主不过是一种选择机制,它提供一个公平、开放的体系,却既无法保证选出优秀的人才,也无法避免最坏的结果出现。”随后,他又“理论联系实际”举例道:“就台湾而言,蒋介石、蒋经国以及蒋经国指定的李登辉都不是选举产生的,但能力个个出众。直选出来的陈水扁、马英九或者能力不足,或者执政不力干脆去贪腐。”一言以蔽之:民主只会选出庸才、坏人!

为使“民主只会选出庸才、坏人”结论成立,宋鲁郑不但大力弘扬党的统战精神,赞美过去被他屡屡痛骂或贬损的蒋介石、蒋经国和李登辉“能力个个出众!”而且“不计前嫌”,引用同样被屡屡贬损的著名时评家笑蜀前些日子评论台湾政坛的一番话:“我对台湾政坛的评价实在不高。视野所及,看到的都是政客而且是小政客,没有政治家!” 其非凡的宣传天赋和高超的革命智慧由此可见一斑!——因为宋鲁郑深知:笑蜀关于“我对台湾政坛的评价实在不高。视野所及,看到的都是政客而且是小政客,没有政治家”的话,不但会让本来就对“西方民主”持观望、疑虑态度的大陆民众更加摇摆、怀疑,纵然在一些渴望民主、追求民主,却对民主的本质不太了解的民众中,也难免心生困惑: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到笑蜀这番话,是针对台湾政界领袖缺乏政治家应有的大局意识和长远战略目光,在两岸关系上或采取极端实用主义立场,或一意孤行搞绥靖主义,对大陆民主进程漠不关心而作出的批评。而且,这个批评是否客观公正,是值得认真商榷的——在政府决策必须服膺、顺从民意的条件下,挟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经济上依赖大陆倾向日益严重的台湾,如何处理两岸关系,是一个极为棘手的世纪难题。纵然是蒋经国再世,也未必能比当今台湾的政治领袖们处理得更好。

从“理论”和“实践”上否定了国民党搞党内民主的积极意义后,再下来,宋鲁郑要作的工作,就是杜撰一个台湾朝野内外皆对国民党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实行党内初选、深化党内民主都感到强烈不满的“事实”了:首先,他引用一个未经证实、并被国民党主席朱立伦间接否认的“国民党中常会24日形成‘批洪挺朱’大会,中常委批洪破坏党的政策路线”小道消息,以证明国民党内部的强烈不满。接着,他充分发挥天才想象力,运用小说演义笔法,弄出一个台湾举岛上下皆“一片指责之声”的“民意反馈”:

“很令人奇怪的是,当国民党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实行党内初选、深化党内民主之时,它在台湾遇到的却是一片指责之声。原因很简单,中国人(华人、华侨、中华民族)一向是重结果轻程序和过程,台湾虽然民主化了二十多年,但这个文化传统却无法改变。”

“在台湾遇到的是一片指责之声”,是上述一番话的“文眼”,是极具革命智慧的神来之笔——几个人是“一片”,几十个人也是“一片”!

再透过下面一番话人们会发现:《国民党“民主”了,日子为何更难?》一文表面是谈国民党搞党内民主引发的“沉痛教训”,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向海峡对岸发警告:

“从全球来看,一个拥有社会民主的地方,党内民主并不是必须的。实行党内初选的国家实是少之又少。而且在一个对立非常严重的社会中,这种全民调式的初选,更给对手介入的机会,不但很难真正体现党内的民意,更某种程度决定了选举结果。总之,国民党面临困境的情况下,试图通过党内民主寻求化解之道,结果矛盾和利益冲突不但依然无解,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这是华人社会每个政党都需要警惕的。”

一句“这是华人社会每个政党都需要警惕的”,宋鲁郑的“司马昭之心”也就“路人皆知”了。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宋鲁郑,堪称五百年才出一位的反 民 主 斗 士。

因为长期“想组织上所想,急组织上所急”,甘愿作反“西方民主”的“光荣的自干五”,这些年,宋鲁郑的“爱国”生意做得十分红火——他的文章不但经常在《人民日报》、《人民网》、《求是》杂志、《红旗文稿》等权威主旋律媒体发表,而且经常光荣地受邀回国参加各种活动。当然,组织上是绝对不会让一位长年累月“几乎以一天一文的速度”投身反民主大业的同志在经济吃亏的!

最后,谈一个与本文主题密切相关的话题:三十年前,蒋经国顺应历史潮流果断推动台湾实行制度转型。此举不但使台湾从此融入世界主流政治文明之中,也拯救了国民党这家百年老店——从1996年开始的二十年间,它与民进党轮流执政,相互制衡,成为台湾民主政治两大不可或缺的政党。也是台湾民主政治不断走向完善的重要保证。

然而,自去年冬台湾“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输民进党后,台湾2016大选牵动着无数大陆民众之心——人们深恐在明年的台湾大选中,国民党再次惨败,不少人为此忧心忡忡:因为在大多数民众看来,国民党在政治上是“统派”,它继续执政有利于两岸和平与统一,而民进党上台则反之。因此,在大陆,无论是官方还是民众,对国民党有一种天然的心理认同感。其实,在世界日益成为地球村的历史背景之下,化解台湾统独问题的根本之道,是大陆本身能否融入世界主流政治文明之中,以及能否拉近两岸的经济差距。并非国民党与民进党谁当政!所以,纵然这次国民党以更民主方式选出的洪秀柱在明年的大选中输给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国民党最终输掉政权,也是民主政治常态——因为国民党已经连续执政两届。如果总是国民党一党独大,反而不是好事:因为两党轮替,是民主政治正常运转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