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生晴一郎2日本的近代化有重视集体,轻视个体的尊严和权利的倾向。

日本众议院日前决定将原定于6月24日截止的国会会期大幅延长至9月底。安倍首相企图在这次国会会期内成立新安保法案。对于安倍的日本“军国化”的企图,在东京,从6月中旬起,几千几万的市民连日举行抗议游行。但是,反对日本“军国化”的市民还不算多。原因之一是安倍内阁一直以来实行的“管制报道”。

通过6月份一连串的动向,我们重新明白了日本政府正准备“军国化”、“限制报道自由”等负面的行为。平时批判中国政府的打压公益人士、限制言论自由等负面行为的人士也开始批判日本政府。另外,日本还有死刑制度,还有不考虑住民利益的拆迁。也有些人以此来为中国政府的负面辩护。但是,我认为不应该拿中国和日本的负面相比。

有些媒体报道了安倍内阁把中国定为“假想敌国”。但是,另一方面,最近安倍内阁摸索改善和习近平政权的关系之路。这些“两面性”不是最近纔开始的倾向。无论中日关系如何,日本一直以来都重视和中共政权的关系。连树立两国之间的国交之前,也有些国会议员等人士从事和中共政权的“民间外交”,“民间贸易”。树立国交,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开始后,日本的政府和市民采用的中日之间交流的形式是“民间外交”时候采用的“日本的官民”和中国共产党的交流。日本以援助资金和技术的形式,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不少的贡献,尤其是给中国共产党的收益带来很大的贡献。不少中国公民告诉过我“日本支持中共等于是过去的日本帝国主义在干坏事”。而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对包括日本帝国主义的被害者、目前的市民活动家等的民间人士一直以来很冷淡。

有可能大多数的日本人不喜欢中共的独裁和打压,而很少人关注在独裁体制下被打压的民间人士。日本人不喜欢中共政权。这个“不喜欢”意味着“日本不应该被这种政权支配”,不一定不希望中国被这种政权支配。在中国日本企业的日本人职员,给我告诉“你主张中国的公民社会的发展。但对我们来说,中国共产党是很珍贵的保安队集团。如果他们不在的话,我们要怕工人的各种各样的要求”。我觉得这些想法不是少数意见。

日本的近代化有重视集体,轻视个体的尊严和权利的倾向。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个人的权利。目前日本很多企业也具备这些“集体主义”,例如不少职员不能申请“带工资休假”;不能拒绝上司命令、加班要求等。有这些恶癖的日本社会又一直以来支持中国共产党政权,又有限制报道自由等负面因素。即我认为不应该拿中国和日本的负面相比,而应该认为日本的负面正是支持了中共政权的负面增长。

来源:东网

By editor